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体育

法国大的矛头所向和疑难所在

发布时间:2020-11-20 15:46:10
法国大的矛头所向和疑难所在 本次法国大,矛头直指总统马克龙及其的退休制度改革。图为12月5日,法国首都巴黎,现场。 新华社记者 韩茜  图进入2019年12月,具有浪漫情怀的法国及其首都巴黎,正在张灯结彩迎接的不是圣诞节和新年,而是酝酿已久并于12月5日预期爆发的全国大。据法国内政部统计,当天有超过70个城市举行了,参与人员总数达80.6万,其中巴黎有6.5万。法国工会组织方面称,当天参加的人数达150万,其中巴黎有25万。参与人员来自交通、能源、教育、医疗领域以及一些公共服务部门。12月6日,同样规模的继续举行。12月10日和11日又爆发新一轮和。由于全国大,法国铁路和多地公共交通受到严重影响,大部分服务被取消。12月6日,全国九成高速列车停驶,各个火车站形同“孤岛”,既无公共交通服务,出租车也极少。在首都巴黎,有10条地铁线关闭,4条线路仅在早晚交通高峰时段提供3小时服务。提供服务的线路,20分钟甚至半小时才发来一趟车。更多民众选择开车出行,给各地道路带来很大压力。巴黎所在的法兰西岛大区的堵车长度一度达500公里。在和中还出现暴力和纵火。铁路和公共交通部门停止服务为法国民众带去诸多不便,引发了民众的恐慌。到12月16日,交通行业的仍在继续,全法国仅有三分之一的高速列车和四分之一的地区铁路在运营中。一、大缘何而来本次大,矛头直指法国总统马克龙及其的退休制度改革。其实,早在2019年7月18日,法国退休改革事务专员让-保罗·德勒瓦(Jean-Paul Delevoye)公布各方期待的有关退休制度改革的路线图后,工会组织就已表达了不满和反对意见。工会方面认为,退休制度改革侵犯了退休者特别是特殊退休者的利益,他们的退休金将减少,退休生活质量将下降。享受特殊退休制度的退休者还反对延长退休年龄,试图捍卫特殊退休者的特殊利益。在与协商未果后,各大工会组织积极筹划以和街头方式表示,力图迫使马克龙放弃退休制度改革。巴黎公交行业率先于9月10日发动大,接着律师、医生、护士和飞行员、空乘等人员也于9月16日上街。此后,工会方面陆续组织了各个行业的,各方人马汇集,终在12月5日形成本世纪以来法国声势为浩大的一场。总理爱德华·菲利普(édouard Philippe)于12月11日正式公布退休制度改革方案,此举进一步激发了各个工会的不满和愤怒,它们指出该方案越过了工会规定的红线,扬言要加强规模。12月16日,德勒瓦因漏报自己兼任的职务而向马克龙提出辞职并获得批准,但迄今仍未见停息迹象。各大工会宣布,将持续和举行,直到马克龙取消退休制度改革方案为止。这场大,是继黄马甲运动后总统马克龙遭遇的又一次社会危机。二、退休制度改革难在哪里2017年5月,马克龙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十一届总统(任期至2022年5月),至今一届任期过半。就任的两年半时间里,他在政治、经济、社会等领域发起了一系列改革。在政治领域,他的改革旨在打造“高效和廉洁的国家”;在经济领域,他的改革试图“(将法国由)一个战后恢复的经济模式转向以创新为主的经济模式”;在社会领域,他的改革旨在建立“新型社会模式”、“新型福利国家”和“21世纪福利国家”。(引号内文字出自马克龙自传《变革》中文版。)在推动上述改革过程中,马克龙遭遇到有关利益集团和社会伙伴的阻击。比如:劳工法改革引发2017年8月和9月的工人;行政机构和公务员缩编引发2017年10月的公务员;针对法国国营铁路公司(SNCF)的改革引发2018年4月的国营铁路职工,这次“有间歇、持续性”的开展了三个月;推动能源转型的举措引发了2018年11月爆发的黄马甲运动,从而使能源转型拖延到2020年进行。但总的来说,马克龙及其的系列改革举措,推行还是比较顺利的。然而,退休制度改革却遭到工会、利益集团和社会伙伴的强力阻击,从而成了马克龙及其难啃的坚硬骨头。其实,前几届法国曾经尝试对退休制度特别是特殊退休制度进行改革。1990年起,法国经济出现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养老金赤字不断扩大。1991年,法国出台《关于退休制度的白皮书》,提出了退休制度改革的构想。1993年起,时任总理巴拉迪尔(édouard Balladur,生于1929年,1993年3月至1995年5月在任)以此为依据改革退休制度,但重点目标确定为削减支出,有意绕开了特殊退休制度的改革。之后上任的总理朱佩(Alain Marie Juppé,生于1945年,1995年5月至1997年6月在任)着手全方面缩减社会福利,尝试把巴拉迪尔的改革拓展至所有部门,特别是要针对特殊退休制度实施改革,结果引发了席卷全国的浪潮,数百万人并举行,其规模之大、持续时间之久,仅次于1968年的“五月风暴”,终导致特殊退休制度改革流产。进入21世纪,随着法国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上升,总理拉法兰(Jean-Pierre Raffarin,生于1948年,2002年5月至2005年5月在任)顶住压力,开始新一轮退休制度改革,其主要目标是特殊退休制度,但又避开了享受特殊退休待遇多的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巴黎大众运输公司(RATP)等这些被称为“特殊中的特殊”的难啃部门,而仅对部分公务员成功进行了改革。即便如此,拉法兰也付出了巨大代价:2004年3月,面对空前的浪潮,拉法兰不得不提交辞呈(后由时任总统希拉克重新任命,并改组)。此后,经过与工会数轮伴随着、的艰苦谈判,总统萨科齐(Nicolas Sarkozy,生于1955年,2007年5月至2012年5月就任)于2007年成功推进了针对特殊群体的改革,将法国国营铁路公司、巴黎大众运输公司等几大特殊单位退休人员领取全额养老金的缴费年限向公务员制度拉齐。但这样的改革不具有深刻性和结构性。 从现实角度看,进入21世纪,法国退休制度越来越碎片化和复杂化。法国退休制度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类:类是私营企业的退休制度;第二类是公共部门的特殊退休制度;第三类是非领工资者的退休制度。其中,第二类特殊退休制度还可以细分为42种,如国家文职公务人员和军事公务人员的特殊退休制度、地方公务人员的特殊退休制度、电力和天然气公司的特殊退休制度、巴黎歌剧院的特殊退休制度等。特殊退休制度之所以特殊,主要原因如下:其一,它比普通退休制度更加碎片化和复杂化,越是特殊部门越是碎片化和复杂化。其二,退休年龄早。法国法定的退休年龄是62岁,公交系统退休年龄提前到55岁,而巴黎歌剧院的演员们更是42岁就可以回家养老了。其三,退休金高。2018年,法国退休金每月平均为1400欧元,而法国国家公务员退休金每月平均为2200欧元,法国国营铁路公司的养老金每月平均为2636欧元,巴黎大众运输公司的退休金每月平均为3705欧元。可见,特殊退休制度的退休金与普通退休金差别较大。此外,随着经济格局的变化和产业结构的调整,法国民众一生可能变换多种职业,经历退休制度不同的行业,现行的复杂退休制度无疑制造了很多麻烦。总之,随着法国政治、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和变动,法国退休制度越来越碎片化和复杂化,特别是特殊退休制度制造了很多不公正和不平等。因此,特殊退休制度成了总统马克龙改革中难啃的硬骨头。三、马克龙的改革雄心马克龙雄心勃勃。在其自传体著作《变革》(Révolution,2017年法语初版)中,马克龙誓言,一旦掌握法国权力,就要通过改革“重塑法兰西”,“重振法国”。马克龙上任后犹如初生牛犊不怕虎,不仅实行了西方学者所指的“百日暴政”,还突破了这个期限,任期过半一直坚持改革。其说马克龙是“富人总统”,不如称其为“改革总统”更为恰当。在爆发大和的12月9日,马克龙在爱丽舍宫就退休制度改革向媒体表示:“这是一项对国家必不可少的改革,我本人没有感受到很大的担忧。”他表现出坚定的决心和十足的信心,将特殊退休制度的改革作为诸多领域改革的“重头戏”,迎难而上。这是因为:其一,特殊退休制度是20世纪初和二战后不久遗留和制定的,根据当时的需要,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以法国国营铁路公司为例,当时由于法国技术落后、劳动条件和环境恶劣,实施正常退休必将损害职工身体健康,缩短他们的生命周期,所以必须对铁路职工予以特殊照顾,允许他们提前退休并给予高额退休金。然而,自20世纪下半叶,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法国的技术、劳动条件和环境已经极大改善,这一古老的特殊退休制度已变异为具有特权性质,继续维持造成了法国退休制度的不公平,引起普通退休人员的不满和愤怒,加剧了法国社会的分化和撕裂。为弥合法国的社会裂痕,解决法国社会的公平问题,必须填平特殊退休制度这个山头。其二,经过前任几届法国总统实施一系列改革后,法国社会保障系统的财政赤字大幅度下降,2017年首次扭亏为盈,结余62亿欧元。但是,占法国社会保障系统支出总额46%的退休制度支出没有多少盈余,2018年出现29亿欧元赤字。根据法国权威机构的估计,随着时间的推移,法国特殊退休人员逐渐增加,特殊退休制度所需的资金2025年将面临79亿至172亿欧元的巨额财政缺口。为平衡财政和克服财政赤字,必须及时对特殊退休制度动手术。其三,正如法国媒体和舆论所指出,法国退休制度不仅呈现碎片化和复杂化的弊病,而且各个有关机构为维护自身利益和特权,对民众隐瞒,进行暗箱操作。为实现“21世纪的福利国家”,必须对退休制度特别是特殊退休制度进行改革,使其公开和透明。四、退休制度到底怎么改马克龙改革和治理特殊退休制度遵循如下原则:其一,改革和治理必须“刮骨疗毒”,伤筋动骨,具有深刻性和结构性,从而根本上改变特殊退休制度的内部结构,不再保留特殊退休制度的特殊性。其二,贯彻公平公正原则。马克龙认识到法国民众崇尚平等,但“我们的现行制度已无法做到平等”。他认为:“要将一个分化的法兰西重建成一个和谐的国家,就必须满足民众对公平公正、繁荣社会的期望。”无论是在竞选总统过程中,还是在就任总统后的重要讲话和演说中,公平公正一直是马克龙反复强调的重点。其三,统一原则。法国未来实行统一退休制度,将把基础退休金、补充退休金、私企退休金、公职人员退休金、特殊工种退休金全部囊括,统一核算。马克龙及其在改革和治理特殊退休制度过程中遵循统一、“去特殊化”的原则。其四,克服特殊退休制度运行中的赤字,达到收支平衡。马克龙吸取了黄马甲运动的教训,在改革退休制度过程中运用了“温水煮青蛙”的办法。在2019年7月宣布退休制度改革路线图之前,马克龙及其的酝酿已有差不多一年,方面耐心与各方社会伙伴对话和协商,不断优化退休制度改革方案。在菲利普公布退休制度改革路线图后,除继续与各大工会对话和协商外,马克龙宣布2019年10月至12月就退休制度改革方案举行全国大讨论,以便获得法国全国多数的共识,减少阻力。在全国大讨论期间,马克龙马不停蹄地到各地参加会议和发表谈话,争取民众对退休制度改革方案的理解和支持,取得了一定效果。按照菲利普的计划,2020年3月市镇选举结束后,会将退休制度改革方案提交议会讨论通过,形成法律。正是根据遵循上述原则和经过“温水煮青蛙”,总理菲利普冒着再次大和的风险,于12月11日公布了退休制度改革方案。其主要改革思路是延长劳动和工作时间,终止特殊退休制度。具体内容包括:法定退休年龄保持62岁不变,但鼓励人们继续工作至“均衡年龄”64岁,在此基础上将现有42种特殊退休制度和其他两类退休制度整合为全民单一退休制度;满足工作年限者将获得每月1000欧元的养老金,警务人员、军事人员、消防人员等从事危险任务的职业不受“均衡年龄”限制,护理人员和教师等将保持其职业优势,铁路和交通部门由内部协商决定退出特殊退休制度的方法,从事护士等艰苦职业的人可提前两年退休;在保障妇女退休权益方面,从个小孩起,每个小孩给予小孩母亲加权5%的补贴。菲利普总理强调,“特殊制度的时代要逐步结束,普遍制度的时代已经到来”。按照计划,改革将自2022年起分阶段实施,但仅涉及1975年以后出生的民众。2004年出生到2022年满18岁的人将直接融入新的退休制度。总之,新退休制度实施后,每个法国人缴纳的每一欧元分摊金都将同等地反应在养老金中,让法国人享受同等的权利。五、改革支持者过半,但成败未知马克龙的退休制度改革获得了多数法国民众的支持。发布退休制度改革方案前后,法国许多民意调查机构适时跟踪了民意的反应。历次的民意调查显示,赞同改革退休制度的百分比要多于反对改革退休制度的百分比。在爆发大之前的12月1日,法国《周日报》(Le Journal du Dimanche)同法国民调机构Ifop发布的民调显示,76%的被调查者支持退休制度改革,33%的被调查者表示反对,另21%的被调查者表示无所谓。即便是在大和已经发生的12月12日,法国民调机构Elabe为BFM 电视台(BFM TV)做的一项民意调查仍显示,50%的被调查者赞成退休制度改革,49%的被调查者反对,1%的被调查者表示无所谓。但也有许多法国学者就菲利普总理提出的退休制度改革方案提出批评和质疑,指出改革方案问题多多。比如,揭示西方资本主义不平等的畅销书《21世纪资本论》的作者、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认为,不是说改革就是正确的,一改革就能产生好的结果。改革退休制度,将多到42种不同的体制统一成一个单一的体制,关键是如何统一;并不是只要统一,就能产生合理的、能长久持续的退休制度。法国四名经济学家在2019年12月10日的法国《世界报》(Le Monde)上刊登署名文章指出,要想实现这套雄心壮志的改革,必须明确说明改革的目的、参照因素、未来制度的管理方式以及现行不同退休制度趋同的条件。迄今为止,改革方案欠缺明晰度,要想说服民众接受改革,必须及时补救,也就是放弃退休“均衡年龄”,消除民众不信任感,制度管理须公正透明,公务员退休趋同应有章可循。根据法国学者和专家的意见以及退休者不满的状况,现在的退休制度改革方案还要进一步优化,使其保留既定原则的同时更加符合实际。迄今为止,北美和欧洲诸国都存在退休制度多元化、碎片化和复杂化之类问题,法国总统马克龙率先进行退休制度统一化和去特殊化的改革,其成败必将对北美和欧洲诸国推行的退休制度产生影响。(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新闻推荐【深度】14年了,为何病人和医院都迟迟不能接纳商业健康险?记者|任悠悠编辑|许悦又是一个去请求会诊的日子。只是去的人不是患者,而是浙江微甲医院保险办公室的主任吴亚芳。微甲医院...扬州哪有白癜风专科医院
扬州较权威的白癜风医院
扬州治疗白癜风
扬州治疗白癜风医院在哪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