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育儿

流浪女诞下龙凤胎常在肯德基过夜孩子生父成

发布时间:2019-06-06 15:12:54
什么情况吃益母颗粒
益母颗粒吃多久
月经后期小腹痛吃什么

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本报再次接到消息。就在昨天早上,这个常常在超市一楼肯德基过夜的方姑娘在超市门前产下一名4斤多重的男婴!随后,她被120急送省人民医院,刚刚才到医院,又一名3斤多重女婴诞下!

这位妈妈不知为何,对民警,对医生,对所有关心她的好心人,都保持沉默,既不愿说孩子的爸爸是谁,也没有说出自己家在何方。

关于她的身份信息,是靠知情者一点点地拼凑出来的。

方姑娘是安徽淮南人,1991年生。

方姑娘和这对龙凤胎,接下来又会面临怎样的命运?

肯德基员工报警:

那个姑娘怕是要生了

这桩让人唏嘘之事,从清晨6点光景起始。

当时,辖区翠苑派出所接到了肯德基文一店(位于物美超市一楼)员工的报警,说是那个常常坐在店里的大肚子姑娘好像不太对头,会不会是动了胎气?次出警的,是民警孟一非,他赶到一看,方姑娘已经脸色有点难看,人窝在餐厅一角的一张餐桌边。

这时,120也已经赶到了。

一头黄发,黑白条纹上衣,红色裤子,相貌还算秀气,但人偏黑偏瘦。

孟警官上前去问,姑娘,你怎么了?方姑娘似乎没什么力气抬头看了,只是吃力地摆了摆手。“你叫啥?家人在哪里?要不要送你回去?”孟警官蛮着急的。

可是,方姑娘却始终不肯透露,也不愿意接受民警的救助。

过了一会儿,她似乎感觉舒服一点了。不过,面对眼前这一双双关心的眼睛,她还是不说什么,就愿意在这里继续坐下去。

孟警官很无奈,面前的年轻孕妇又不是犯罪嫌疑人,总不能抓她回去吧。于是,他叮嘱肯德基员工,多注意一点,就回派出所去了。

哪里知道,仅仅一个多小时之后,报警又响了起来。

“方姑娘羊水破了!”肯德基的员工非常着急。

110和120又着急地赶去。这一路上,报警不断,有好几位目击者都动了恻隐之心,都想帮帮如此可怜的方姑娘。

流浪女生下一对龙凤胎

孩子的爸爸是谁还是个谜

民警和护工赶到的时候,方姑娘已经躺倒在了物美超市的东门口,边上都是血迹。她的裤子里鼓鼓的,翻开一看,孩子已经出世,是个儿子!

可怜的小家伙身上滑滑的,差点从护工手上滑脱!

大伙儿赶紧把方姑娘抬到了急救车上。

险情还没有结束。

急救车开到省人民医院,方姑娘的肚子还有动静,开始护工们以为是胎盘露出来了。

护工们赶紧查看,吃惊极了,方姑娘又生了一个,这回是个女儿。

一对龙凤胎呐!

孩子的爸爸是谁?长期游荡此地的姑娘始终不讲。

姑娘,孩子的爸爸是谁?你又姓甚名谁,家人在哪里?为何如此草率分娩?

问号重重。

上午,方姑娘一直在医院的产房里接受治疗,起初她还不太配合。医生和护士忙进忙出,也没时间诉说太多。到中午,传出的消息就是:母子三人都平安。

几经周折,才知道方姑娘的老家在安徽淮南毛集镇,她是1991年出生的。家里除了父母之外,还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

很多人都帮过她

他们说姑娘挺爱干净,常去超市试吃

不爱说话——这几乎是所有人对方姑娘的印象。

“她在杭州没有家,和我说自己没有老公,我也不好意思多问了。”在物美超市边天桥做保洁工作的何大姐也是安徽人,她说这大半年以来,经常看到方姑娘在这一带游荡。

因为是老乡,她免不了要关心一下,这么大肚子了,怎么不回家呢?

不过,方姑娘对老乡的关心显得不是那么上心。

“有一次,她和我说起过,以前自己和姐姐弟弟是在苏州打工的,现在自己来了杭州,她赚过钱,但都交给妈妈了。”

何大姐又问,你现在怀孕了,应该问妈妈把钱要回来,准备生孩子了,但方姑娘似乎很自信,说是要自己再赚钱回家,然后又沉默了。

何大姐没见她有什么正经工作。“洗漱都是在翠苑四区的公共卫生间里,常常就在肯德基里过夜的,在凳子上靠一靠。”就前天,何大姐还拿了鸡蛋和糖给方姑娘吃,可她说自己没胃口。

何大姐的话,得到了这一带很多人的证实。

物美超市东门口华高丝袜摊位的小夏说,方姑娘每天都会进出超市两三次,因为怀孕腿肿,她常常是外脚背着地走路,那样子让人看着很心痛。

门口烧烤摊的周大姐则说道,方姑娘总是拎着个袋子,里面都是衣服,有时候她一天要换好几身,连鞋子都换,蛮要好看的。“她身高大概1米6左右,短头发,人长得稍稍有点黑,但还是挺漂亮的,不像是普通的流浪者,看上去也还是比较干净的。”

边上报刊亭的汪大姐是昨天事件的目击者之一,她也报警求助了。“她应该是识字的,有一次她到我这里翻杂志,拿起一本《读者》问多少钱,我说4块,她说好贵。”

“她基本上就到我们超市找吃的,饿了就进来吃试吃品,饼干、方便面……吃到饱,渴了还能喝免费的饮料,有些顾客看她可怜也会买东西给她吃。”一名超市员工说。需要强调的是,她从来没有随便拿过超市里的东西。

也有人说,方姑娘的思维有点古怪,不类常人。

昨天,本报再次联系李大姐。“这么快,不会吧,昨天她还来找我呢。”听说之后,李大姐吃惊。

前天中午11点,方姑娘来找李大姐,开口就说“我饿了”。

大姐买了两个包子给她,一直聊到1点多她才走。“她说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上次吃饭还是知味观的员工自己没吃,给了她一大碗饭,里面有很多肉呢。”

本报联合《新安晚报》

帮姑娘寻亲

朱小姐是物美超市鞋柜的负责人,也是方姑娘的老乡,算是超市里和她打交道多的人了。

昨天她是晚班,下午2点才来上班。“总在这边晃悠就认识了,每次跑过来都会问我‘吃饭没’,这么一问就知道她饿了,就给她在超市里买点吃的。”朱小姐说,然而,也有让她生气的时候。

每次朱小姐给她点钱,可是她都瞎花。“上次给她钱,居然拿去买了耳钉。我还说她呢,饭都吃不饱了,还臭美。哎,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就在几天前,两人还闹了矛盾。方姑娘想借她的电动车骑一下,周小姐没借,“本来腿走路都不那么稳的,怎么敢放心让她骑车,就没有借给她,结果我们都说了两句狠话,她好几天没来找我了。”

听说方姑娘生了,周小姐请了假,想去医院看看,顺便帮忙联系家属,可惜,她也没有能进得了产房。

“你们有消息的话,记得一定要联系我,想着办法,还是要去看看她的。”周小姐嘱咐本报。

昨天晚上,我们也把方姑娘的情况和杭州救助站的站长赖勤说了。

赖站长表示,方姑娘如果精神正常,在本人同意的情况下,他们愿意把她送回老家,但是一定要有公安部门的配合。“遇上父母的话也好有个交代,好好的一个姑娘,在家没事,出去后就多出俩孩子,我们说不清楚的。”

如果有精神疾患的话,需要在救助站指定的医院接受治疗。孩子暂时也只能跟着妈妈,不是孤儿,不能送进儿童福利院。

昨晚,本报也已经与安徽的《新安晚报》联系上了,将展开联合寻找,看看是否能找到方姑娘的家人。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胡大可 杨茜 实习生 陆舟)

腊肉焖饭的做法
众泰新紧凑型SUV效果图 成都车展亮相
超萌南瓜吐司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