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生活

一个霸道总裁就这样圆了自己的文艺梦

发布时间:2019-04-23 19:42:37

一个霸道总裁,就这样圆了自己的文艺梦

动画电影《小门神》在这个元旦正式公映。从诞生的天开始,就收获了媒体和业内的高度关注。

原因只有一个:王微。

可是对于绝大多数观众来说,这个名字依然是陌生的。不过,你一定在土豆上看过络视频。王微是土豆的创始人。

和电影中的一个情节异曲同工:两位门神郁垒和神荼打开了从神界通往人间的大门,王微则用这部电影从互联界投身进了电影圈。

作为中国互联界的传奇式人物,王微从土豆“退休”后创立了追光动画,立志做中国的皮克斯。这样的人生转变本身就比电影剧本还有意思。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是明天看报道:“马云要去当导演了。”你也会很好奇吧?

一份“退休”后的事业

在2005年4月,王微的土豆正式上线,比现在人人皆知的Youtube还要早一个月的时间。土豆火了,是行业的领军站,是中国互联界富有希望的公司,那时候的风头毫不亚于今天的“BAT”(百度、腾讯、阿里巴巴)。

互联的世界瞬息万变。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视频流媒体业务到今天都没有人摸索出除了广告之外的稳定盈利模式。土豆每一天都在亏损,一轮又一轮地融资,王微的压力比谁都大。一位前土豆高管说,原来在土豆,王微脾气暴躁,会突然间发火,同事敬畏他,甚至怕他。

土豆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首日下跌12%,市值只剩下7.1亿美元。相比优酷上市首日大涨161%,市值超过30亿美元。就算我们不了解那段历史,也知道今天的“优酷土豆”是从何而来的了。

合并完成之后,2012年8月23日,王微从土豆退休。和《小门神》里面临下岗危机的神仙们一样,他也一度无所适从。

半年后,2013年3月,王微在北京创立了动画电影公司——追光动画。

一个过去简历上写着“贝塔斯曼集团”这样世界500强企业的计算机硕士,在现在的采访中言谈所及都是“罗伯特•麦基”(好莱坞编剧大师)和皮克斯的电影。

(李志刚拍摄的优酷土豆董事长古永锵和王微在追光动画工作室里合影)

在2013年,一篇关于他和他的新公司的报道用了个标题就叫《重新发现王微》。这真的有些违和,采访的时候,跑科技口的还是习惯叫他“Gary”,电影口的犹豫着称呼他为“导演”。

其实做动画的王微,才真正变回了那个一直都很文艺的自己。他一直喜欢创作,还在《收获》上发表过小说,写过舞剧、话剧剧本。

这就像是一道命题作文:一个霸道总裁如何实现自己的文艺情怀?在过去的中国互联世界里,王微和他的土豆一直是“文艺青年”的代言人和聚集地。

他不缺故事。《小门神》开始制作的同时,追光动画的第二、第三部影片都已经写上日程,他自己都是编剧。

他不缺见识,有钱有闲,甚至有过开一个酒庄打发时光的念头。《小门神》的故事就是来源于他去泰国度假时候的一个念头。

他到了皮克斯的总部参观,就像任何一个电影爱好者终于来到了梦想的圣地一样,这一趟旅途让他的梦想更加清晰可行。他引用乔布斯的话“connecting the dots”——“做动画能够把我过去所有的经验联系在一起。”

到了开创自己的动画工作室的时候,他更是找到了一个舞台,能够把自己过去所有的“文艺元素”都施展开来。

动画电影,可以用程序实现帮他实现过去只有摄影机和胶片才能完成的光影梦想。

用做公司的方式拍电影

在王微眼中,一家动画电影公司的“天花板”,拿好莱坞的皮克斯来说,市值不过100亿美元的级别,每一部影片的制作成本在1.5亿美元上下,制作周期年。(《头脑特工队》制作成片1.75亿美元)

“我们有一个数学模型。如果以中国目前电影市场的规模,在2016年初上映一部投资额度在千万美元左右的电影,有希望用3000万美元左右的票房收回成本。”

你看,王微还是在用做公司的方式拍电影。

而经历过互联大风大浪的他再投身进中国电影市场里,更是轻松写意。这体现在他对预算和成本的态度上。制作费用高低的考虑并非出于自己的钱包深浅:“我们要做一部接近好莱坞水准的动画电影。考虑的中国的人工成本等等因素,才定出了现在的这个数字。”

“没人投资?7000万人民币我还是掏得起的。”

当然,追光动画不缺投资者。目前追光动画有近200名员工,王微也不打算再扩张了。几位初始投资人都对王微的“小本买卖”不太操心。只有一位带着他的女儿看了电影,看完之后问王微,要不要追加点投资?王微用一句玩笑话拒绝:“你多投一点,我不就少赚一点了?”

有意思的是,影片的出品方上,“BAT”三巨头赫然在列,完成了王微当年做视频站都没有实现的“壮举”。

对于电影界来说,追光动画的工作方式和思路,也与大多数这个行业里的公司不尽相同。

片中郁垒在一座大殿里看到自己的雕像,三十多个雕像神态不一,设计起来很难。而郁垒用剑劈断雕像,地面破碎,动作、烟尘渲染都不好做。年兽冲出地面,枝条炸裂的场面,每个镜头都需要反复打磨。这样的镜头含金量多少,内行一眼便知。

《小门神》107分钟的正片历时29个月制作完成,全片镜头多达1940个,每个镜头经历13个环节的制作,总渲染核小时数高达8000万小时。在这样的工作量下,工作人员没有超一天的时。

这中间也有过挫折。也有用7周加班6个周末的时间完成5场戏、183个镜头追上落下的进度。也有总裁助理殷钟睿用笔记本,每天对每个生产部门完成量化考核。梦工场动画“从来不加班”的传说在这里并不适用,毕竟追光动画的规模只是他们的十分之一。

制作成本虽然有高低之分,但是水平并不能因此下降。整个团队用巨大的热情和苛刻的要求对待每一个细节。动画师用王微走路的姿势设计郁垒的外貌和走路姿势。这些细节甚至观众都不会在意,不过没有关系,王微和他的同仁在这个过程中能够收获到的快乐和成就感。

(短片《小夜游》中的角色也出现在了长片《小门神》中)

用专业的角度评判,《小门神》的缺点也很明显。画面水平美轮美奂,可是故事线显得有些薄弱。

比如还有观众对王微说,电影中的年兽形象像树人Groot。王微心想:“你该不会是只看过《银河护卫队》吧?我们担心的是做出来更像《指环王》里的树精呢。”

质疑的声音也在内部出现过:“动画设计就是这样,要么说我们抄日本,要么抄好莱坞。我们就讨论这个角色应该什么样合适,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想象。这就够了。”

“创作就是一种赌博。”王微并不否认这一点:“故事上,还是面向小朋友,让成年观众可看就可以了。我们能够做出一个能让我们一百多个同仁都喜欢的电影已经非常难了,更别说让所有人喜欢了。”

中国电影界现在流行的词汇“互联思维”反倒是王微从一开始就摒弃的。在影片粗剪版出来后,他做过一次测试,通过观察40多位观众观看影片时候的脑电波判断影片的情节点设计优劣。结果,这样的“大数据”、“观众画像”并没有什么用处。

《小门神》肩负的重任

2015年夏天,国产动画电影《大圣归来》靠口碑逆袭排片,获得了9.56亿元票房。在此之前,只有《熊出没》和《喜洋洋与灰太狼》这样有电视版本长年累月播出后累计下观众群体的影片,才能收获过亿票房。哪怕是《大圣归来》的团队在制作期间,都经常“无米下锅”。

黑马难觅,业内都希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门神》是下一个黑马。这样对国产动画的未来市场前景,对学动画的年轻人们,都会是一个新的希望。

影片上映到现在,票房在7000万左右,离收回成本还有一定距离。王微没有太在意:“做公司就像打仗,不能太在乎一城一池的得失。”票房数字对他来说,是证明:“有多少观众喜欢我们的作品。”

追光动画的名字表面上来源于“夸父追日”,深层次的寓意是一个雪人的故事,它向着太阳奔跑,慢慢融化。

开创一家纯粹理想式的公司,会不会太“乌托邦”了?

王微大笑:“你是想说我们是一群‘奇葩’吧?我希望的团队风格就是这样的,也有的人来了离开,留下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人。经历过土豆的大风大浪,也不能说现在做什么都不刺激了。真的要说起来。现在我花的时间和精力是当年的两三倍。我现在只要在工作室里,脑子里全部都是关于电影的事情。”

现在他更希望让你看到他们的第二部动画长片《茶宠与小机器人》。这部作品将在明年8月制作完成。

“我是的喜新厌旧派。现在根本不能再看《小门神》了,一看都是毛病。动画电影的优点和缺点就是,随时可以修改。”

说到底,王微只是在完成一道属于自己的命题作文,打分的决定权和票房数字并不在他的手中。和每一次作文考试的要求一样:言之有理即可。

作者 | 风易

小儿发烧39度怎么办
宝宝发烧39度小妙招
小儿感冒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