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时尚

权御八荒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5 08:27:54

  牧清解封罗刹鬼印,又得暮雪寒山几十年纯正的龙阳之气,此刻正是傲娇想要大显身手的时候,此时听到暮雪寒山说何无心很厉害,他不服气说道:“您老人家怎的涨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东方白厉害不厉害?想当初我解开尸鬼夜煞印的时候,就把东方白打得满地找牙。你现在教给我的刀法我虽然还没学会,但是仅凭我刚刚得到了罗刹鬼印解封后的龙阳之力,我自信与何无心又得一战。“  “你这小子倒是嚣张。”暮雪寒山笑着说道,“何无心可不是东方白。这人厉害的很。再者说,当初你战胜东方白也是机缘巧合。如果没有范瞻的八门锁龙镇还有起爆符的威力,以及汐月剑的威力,你能轻易战胜东方白?”  “您说的这些倒是实话。”牧清也承认当初胜得取巧,他看着暮雪寒山的神识残影问道,“我什么时候可以战胜何无心,如果我们冒险解开青灯鬼印,能不能战胜他?“  暮雪寒山摇头。“你若想战胜何无心,只有两个办法。,利用遁隐七杀进行偷袭。注意,偷即便是偷袭,你成功的重要条件在于何无心毫无防备且大意的情况下,否则绝无可能。第二,解开猫鼬噬心印,也就是第五印,才可以正面战胜何无心。“  牧清严肃起来,脸上的喜悦荡然无存。他说道:“要等到解开第五印?“  “是的。“暮雪寒山说道,”何无心这个人博学多艺,是个一等一的人才。当年他约我决斗,我们大战三天,终我使出了剑四式以后才赢了他。“  “剑四式?“牧清问道,”这是什么剑法?“  “我的三绝艺之一。是我剑法。我将剑谱封印在了第五猫鼬噬心印里。等你解开封印后就可以得到剑法。“  “还要等到解封第五印?这得等到猴年马月。“牧清殷切地又问暮雪寒山,”除了剑四式,就真的没有其他办法吗?“  暮雪寒山用肯定的表情断绝了牧清的希望。“没有任何办法。你和他,差距太大。“  “那好吧。“牧清轻轻叹了一口气,”慕容恪现在有了何无心帮忙,我该怎么办?我现在肯定打不过他们。这该如何是好?”  “你问我?”暮雪寒山笑着说道,“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你要不是自以为是的报出真姓名,能惹出这场戏吗?麻烦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你得自己解决。”  “可我解决不了啊。”牧清自信暮雪寒山一定是在藏拙,“我可是你的亲孙子,我若死了,谁给你光复天启帝国?”  “嘿?你这小东西真是没良心。你该不会想让我这一缕残破的神识去跟何无心打?”  “能打过吗?”  “呸。我啐你一脸。”暮雪寒山气呼呼果断说道,“打不过。”  “既然连你都打不过……”牧清忽然笑了,“那我就有办法了。”  “你想怎样?喂,小家伙我可警告你啊,你现在这身体可禁不起瞎折腾,虽然你的龙阳之力深厚,但是毕竟刚刚经过一场内创,你现在打不了架。”  “我知道啊。我没想打架。“  “那你想怎样?“  “投降啊。“  “投降?”暮雪寒山拧眉,眼睛瞪得极大,不满问道,“向谁投降?“  “当然是想慕容恪投降。“牧清将暮雪寒山所有的表情都看在眼里,他笑嘻嘻说道,”我又打不过人家,不投降做什么。喂,我亲爱的爷爷,你找地方修养的你神识去吧。我这就去跟慕容恪投降。有一位伟人不说过吗,无论命运多么残酷,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所以我准备去投降喽。“  暮雪寒山沉吟一阵,然后说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我纵横一世从未有过败纪,但是你和我不同。你又没有我这般天赐英才雄才伟略,所以投降也是个办法。活着总比死了好。投降可以,我能接受。“  牧清心中气闷。什么叫你天纵英才、人生未有一败?作为你的亲孙子,我就如此不堪?你这老头可也真是自恋的很。还有吹嘘自己是雄才伟略的?你能接受我认输投降,我就当真要投降?笑话。  牧清收敛心中不平,撇了撇嘴角,对暮雪寒山说道:“我亲爱的爷爷,作为你的孙子,牧文远的儿子,同样是富家子贵公子,同样是皇族,我会给慕容恪认输?笑话。”  暮雪寒山笑了。“你这小家伙真是出尔反尔。明明是你说起要给慕容恪投降的。你到嘲笑起我来了。不过,你刚才那句‘无论命运多么残酷,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这句话说得极好。想当初,我就没你这般彻悟,如果有,我也不会枯死三栖洞了。”  暮雪寒山提起了三栖洞。牧清忽然想起罗刹鬼印解开后脑海里突然出现的那副地图。他问慕容恪:“你给我的地图是不是通往三栖洞的。”  “是也不是。”暮雪寒山解释说道,“准确的说法是进入并打开三栖洞的办法。不过,相比于三栖洞,你准备怎么解决眼下的麻烦?你瞧,慕容恪的伤势已经好了七八。你准备怎么办。”  牧清神识出窍,他看到慕容恪脸色红润了许多,气息稳定平稳,内伤基本痊愈。他接着内省了一下自己周身经脉。让他十分开心的事情是,不但他的龙阳元气增益不少,就连自己的奇经八脉都已经打通了。各个穴道通常无比,神清气爽。那些曾经破损不堪的经脉正在飞速愈合。不需要多少时间,他就可以生龙活虎了。  念到此,牧清又多几分豪气。“反正我不会给他投降。”  “你还有其他解决之道?说来听听。”  牧清说道:“我觉得吧,今天慕容恪的行为太怪异了。他根本就不像是来和我打架的。另外,刚才您也听到了,他并没有命令小八来杀我……“  “小八可打不过黄直。“暮雪寒山说道,”黄直可是皇甫直的后人。这小子可不像你那么爱炫耀,他身上还有很多压箱底的功夫没用出来。据我估计,他如果想逃,恐怕何无心都留不住他。“  牧清惊了神,还有些不服气。“他有这么厉害?那……岂不是我得解封第五印才能打赢他?“  暮雪寒山说道:“我说的是逃,可不是打。皇甫家擅长机关宝具炼制,我相信黄直身上一定有保命的器具在身上。“  “原来是这样。“牧清如梦方醒,他打定主意,如果有机会一定还得再套一套黄直身上的好东西。”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你说慕容恪并有命令小八杀你。“  “对。从一系列迹象来看,他并没有把我当做敌人。我们刚刚之所以打的你死活我,一方面都想看看对方斤两,另一方面……哎呦,不给你解释了。你等着看吧。“  说罢,牧清对暮雪寒山摆摆手。“你休息吧,我接着和慕容恪斗一斗。“  ……  ?  

北海白癜风好的医院
济南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朔州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