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时尚

我女票是锦衣卫古穿今GL

发布时间:2019-06-25 06:15:32

^_^1.事实上有很多故事都是小圆圆和夏锦衣不知道的。(有)?(意)?(思)?(书)?(院)比如赵老爷子的后续经历。慕千山早晨起床以后,抱着歪歪去打游戏静静,绕了一圈以后没见到汤圆圆和夏锦衣上线,于是地自己刷任务。任务刷到一半,眼前一群人忽然集合,其中一个穿刺客服的跳上高台,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于是立刻围过来一群穿着天师服和穿着将军服的人。上台的那个刺客:【穿将军服的那几个!谁准许你们用小号来开会的!都给我回去换大号!】有几个将军默默地消失了。还有几个站着不动。刺客:【说你呢!那谁谁谁和那谁!回去换号!】那谁:【你谁啊】那谁谁:【老子看个热闹还得换号,你出多少钱?】然后这两个人就被群殴踹下线了。慕千山端着牛奶在电脑前看着,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一种目睹小混混开会组织小规模打劫的错觉。歪歪看了一眼屏幕,低头舔了舔她手里的牛奶,被她轻轻拍了一下脑门:“谁叫你吃的?”歪歪软绵绵开口:“喵~”慕千山瞬间就被萌化了,一整杯牛奶都给歪歪倒进食盆里了。很快,这小群体又开始闹了。站在台上的那个刺客说:【分头出去找!老二家的去城东头街上找算命的,老三家的去城西头街上找自拍的,老五家的去网吧找上网的——老四家的操作技术,上网游,全服追杀!今天晚上日落之前务必找回来!】慕千山:??这是在出门找老大的节奏么?慕千山还处在清晨的半模糊状态,怎么觉得这批人都好眼熟?是不是以前还见过?她觉得很有意思,就一直在旁边观看着,见到下面有群众反映:【不能透露一下师尊他老人家为什么又出走嘛】立刻有人附和:【进了师门以后本事没学多少,找人功夫上升一大截】附和2:【出师可以直接从事人肉行业,分分钟秒杀同行没商量】附和3:【找到了以后晚上有肉吃不?】刺客在台上沉默许久,说:【肉没有,板子要不要?】一群人顿时哗然散去,跑得比掉线都快。唯剩下那刺客一个人在台上嚷嚷:【要是有肉吃,师父他老人家至于离家出走?】慕千山孤零零站在远处,看着星散的人群:“……”2.汤圆圆每天起床件事情就是找猫,左找找,右找找,气急之下准备去公安局报案,半路上被夏锦衣扛回家。夏锦衣很忧伤地敲开了慕千山的家门,也不管慕千山是不是极力反对,直接进屋子找歪歪,搜了一圈之后将小猫抱在怀里,语重心长地说:“闺女啊,你亲妈想你了。”闺女歪歪伸出小爪子去扒拉慕千山,被夏锦衣一巴掌拍回来,又深情地看着她的眼睛说:“后妈也想你了。”歪歪登时炸毛。慕千山静静地倚在门上看着,问:“小歪歪想家么?”歪歪觉得有点想。慕千山笑了笑,伸出手来摸摸歪歪的小脑袋:“那歪歪就回家吧,反正我一个人也习惯了。”说着又看向夏锦衣:“你们要给它吃好喝好,不要再动不动就扔出来了。”夏锦衣说:“行啊。”说着递给慕千山一个崭新的笔记本电脑:“圆圆说你以前陪她玩游戏的时候总是气得砸键盘。喏,现在赔你一个,再找个朋友一起玩吧。”慕千山接过电脑,说:“不找了,游戏这东西里的感情太虚无缥缈,受过一次不想再受了。”说罢,低头看了一眼那电脑,立刻炸毛:“这么低配置的机器你也好意思送我?”夏锦衣面无表情:“你干什么,我家用的就是这个,给你买个死党装嘛。”慕千山审视良久:“……歪歪还我。”3.顾正河脾气一如既往地臭,每天在屋子里拿着枕头到处拍:“啊啊啊我要去旅行!我要去旅行!你们不带我去旅行我就出柜了!”汤圆圆赶紧安慰:“好好好带你去旅行……”夏锦衣盘腿坐在凳子上,伸出一只手点点:“你让她出。”顾正河继续用枕头捂着脸大叫:“我不要开演唱会啊啊啊我要泡妞!!”汤圆圆赶紧端吃的出来:“好好好,带你去泡妞……”夏锦衣翘起一只腿面无表情道:“你让她有种自己泡,别带僚机出门试试。”顾正河恼羞成怒,手里的羽毛枕头一把拍到夏锦衣脸上:“你再说一遍试试看?”夏锦衣伸出一只手轻松接住枕头丢在地上:“你让她有种自己泡,别带僚机出门试试。”顾正河一脚踩在椅子上:“就凭着我的相貌和名气,我会找不到女人?”夏锦衣一脸正经地看着她:“就你这张男神脸,只能吸引直女,但是直女顶多尖叫两声,也不会和你@#¥%更不会和你@#¥……”顾正河被噎。夏锦衣又说:“你有本事出门旅行自己背锅上山就带你去,你去吗?”顾正河遂绝望。4.歪歪回到家以后,总觉得家里少了点什么。每天汤圆圆下班都会飞奔回来,一把捞起地上的歪歪亲亲再抱抱,然后喂她吃小鱼干喝牛奶。歪歪还是觉得不开心,虽然每天承受夏锦衣怨怼的目光感觉很爽。就这样过了小半年,秋天来了。有那么一天,汤圆圆回到家里,看见夏锦衣缩在沙发上睡得很熟,纤细的身子弓着,脑袋枕在胳膊上,露出半张白皙而又安宁的脸,睫毛静静地垂着,带着恰到好处的柔和弧度,给人一种安详的柔和感。锦衣的听觉是灵敏,汤圆圆今天穿着高跟鞋走上台阶,却丝毫没有惊醒她,大概是对她已经有了信任,那种信任从充满了警惕的心中深处一点点滋生蔓长,让她在这样的声响里依旧熟睡着。汤圆圆轻轻拿了被子,缓缓盖在她身上,生怕惊醒这睡着的孩子,临走时一看,发现小猫歪歪正以一模一样的姿势睡在夏锦衣胳膊旁边。这样,大概就算是圆满了。5.秋日清晨,慕千山顶着乱蓬蓬头从被窝里爬出来,看了一眼桌子上已经生灰的新电脑。这电脑虽然配置低得让她看不起,但是用来打游戏也是绰绰有余了。不过时至今日,游戏已经很久不碰了。她打开昨天的聊天记录,确认今天没有朋友约她出门,就穿着白色小蕾丝裙子去倒垃圾。她迷迷糊糊弯腰拎起袋子,打开了门。那时,清晨的阳光从楼道的窗子里打进来,照在瓷砖的地面上,形成一团小小的,小小的光晕。一只白色的小猫,柔软地趴在地上,缩成一个球正在睡着,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听见开门声,小猫懒懒地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继续缩回去接着睡。慕千山忽然就笑出来了,歪歪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在说:看见本尊了?把本尊抱回去啊!”于是,慕千山弯下腰,把垃圾袋放在旁边,轻轻地将小猫抱起来,举起它笑眯眯地看着:“歪歪来找我了?”小猫懒洋洋地睁开眼看了她一眼,软软地喵了一声,用嘴蹭了蹭她的鼻子。嗯,见你太可怜,过来找你了。慕千山将猫抱在怀里,关上门,笑道:“那歪歪就陪我一辈子吧,好不好?”6.第二天早晨,汤圆圆又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中:“啊啊啊我要我的猫啊……”夏锦衣伸出手一把将她按在床上:“那小东西指不定在那个角落里睡觉呢,才六点,乖,再睡一会儿。”汤圆圆抓起枕头开始发疯:“我要我的猫啊啊!”夏锦衣终于捂着头从床上撑起了,苦恼道:“再给你买一只一样的行不行?”汤圆圆在床上又叫又闹:“我要歪歪!!”于是,当天晚上,家里出现了一个漂亮的水果篮子,里面装了一只小奶猫,脖子上系了个蝴蝶结,正瑟瑟发抖地在里面窝着。汤圆圆继续尖叫:“我要歪歪啊啊啊!”夏锦衣一把将她搂过来,指着蝴蝶结上面的两个大字给她教小学生学字一般念着:“歪——歪。”然后认真地看着汤圆圆:“这只猫也叫歪歪。”汤圆圆捂着头大叫:“我不要这只猫!这只猫又蠢又笨的!”说着用一根手指头戳了戳那只小奶猫的额头:“我说你很笨!”小奶猫瑟瑟发抖。汤圆圆接着闹:“你看它都没有用爪子挠我!它都不生气!太笨了!”小奶猫恐惧地缩成一团。7.于是当天,精疲力尽的夏锦衣又一次出现在慕千山门口,一脸阴鸷:“别装了,我知道猫在你这儿。”慕千山一脸无辜:“不在啊。”说罢又虎视眈眈地看着夏锦衣:“你敢进我家一步我就立刻报警。”这时候,一个小女孩光着身子从慕千山身后打着哈欠走过去,看了夏锦衣一眼,走开了。夏锦衣登时被那场面震惊了:“这么小的孩子你都下得去手?你变态啊!”慕千山一脸茫然:??她顺着夏锦衣的目光往回看,屋子里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夏锦衣炸毛:“我报警了啊!”于是她就又被慕千山毫不留情地给轰出去了。,无计可施的夏锦衣抱着一只新的猫窝去哄那只小奶猫,伸出一只手指头戳它的额头:“变聪明点成不成?成不成?”然后,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训练小猫听见“笨”就挠人。晚上,汤圆圆回家,依旧挨个屋子打开门闹:“我的猫不在这个屋子!”“我的猫不在厕所!”“我的猫不在厨房!”“歪歪啊啊啊!”夏锦衣抱着一只小猫出门来,一脸讨好的笑容看着汤圆圆:“这小猫也很聪明呀。你看,它听得懂人话呢!”汤圆圆表示了疑惑:“真的?”夏锦衣迅速点头:“真的啊!”汤圆圆一脸不屑:“这么蠢的猫怎么可能。”小猫被训练了一下午,只能听见“笨”挠人,听见“蠢”,完全没反应。夏锦衣:“QAQ你要不要换个词试试。”汤圆圆:“……这么傻的猫怎么可能?”夏锦衣:“……”8.晚上睡觉前,瑟瑟发抖的小猫爬上床想要汤圆圆抱抱它,很可怜地缩在一边。汤圆圆见天气渐凉了,也就顺手将它抱在怀里了。汤圆圆抱着小奶猫,用手轻轻点点它的小鼻子:“哼,你这只小笨猫……”说时迟那时快,原本还满脸困意的小猫忽然掣出一只爪子来,在汤圆圆粉嫩的小脸上啪就是一爪子挠下来。好心抱着它的汤圆圆整个人都不好了。终于,汤圆圆捂着被重伤的脸,看着夏锦衣,想起来下午她一直坚持自己要换一个词的事情。汤圆圆微笑:“锦衣,换一个词会发生什么?”夏锦衣:“QAQ什么都不会发生。”汤圆圆笑得越来越和蔼:“真的吗?”夏锦衣缩了缩:“……大概,也就会变得聪明那么一丢丢……”汤圆圆一个枕头就拍在她脑门上了:“挠我是变聪明?!”9.汤圆圆大概地和父母提了一下要不要结婚的事情。汤父表示:“国家又不允许,浪费这个钱干什么。”汤母表示:“想都别想,什么时候你能自己筹办整个婚礼了,什么时候再说!不要事事都想着依靠父母!”事后,夏锦衣问起这件事情,汤圆圆抬起一张小脸对她认真地说:“我妈说了,让咱俩办一个烧烤派对。”夏锦衣有点疑惑:“什么是烧烤派对?”汤圆圆很开森地表示:“就是小型婚礼呀~~”然后,夏锦衣对着一桌烧得半糊不糊的串和一只瑟瑟发抖什么都不吃而且吃什么吐什么的小奶猫度过了她的小型婚礼。夏锦衣捂着头吃烤地又糊又生的鸡翅的时候,静静地想:“我为什么要作孽把歪歪送走?”10.某一个早晨,汤圆圆从衣柜里翻了一阵以后对夏锦衣说:“锦衣,我没有干净胸罩了,你借我一个穿穿。”夏锦衣从卫生间刷着牙溜达出来,眼睛在她身上扫视一圈:“你还用穿?”汤圆圆静静看着她:“你再说一遍?”夏锦衣立刻丢下牙刷去给她翻了一个出来。于是当天,顾正河带着墨镜打量汤圆圆许久,又摘下来墨镜看了很久,说:“我怎么觉得你今天哪里不一样呢?”汤圆圆说:“是不是特别美丽,特别性感?”顾正河说:“不是,就是你胸部毛衣凹下去一块,让我怀疑你其实是个变态老男人一直伪装成女人来跟着我。”于是,当天的演唱会,顾正河缠着绷带壮烈上场。面对媒体,她是这么解释的:“我只是想用一种全新的穿着演绎歌曲与众不同的含义,让人们知道病态也是一种极限的美丽……”

内蒙古治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钦州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珠海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