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时尚

中国新闻周刊小伙伴眼中的冯小刚

发布时间:2019-01-31 02:54:45

中国周刊:“小伙伴”眼中的冯小刚

从1月14日采访开始,到19日采访结束,《中国周刊》万佳欢每天中午前赶到北京城西的央视大楼,在1号演播厅看节目、在春晚主创常待的梅地亚采访,或者到西四环边的影视之家。

冯小刚(资料图)

从1月14日采访开始,到19日采访结束,《中国周刊》万佳欢每天中午前赶到北京城西的央视大楼,在1号演播厅看节目、在春晚主创常待的梅地亚采访,或者到西四环边的影视之家。夜里才回家,然后整理材料到凌晨三四点,完全是春晚团队的作息时间。

16日,春晚次内部联排时,有某站的混进1号演播厅,被发现,部分节目也随之提前曝光。央视的人说:“每年有混进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没像今年那么早。”

也是在这一天,本刊另一名吴子茹也进驻春晚现场,和万佳欢一起行动。她们都是“有证的”。央视春晚的宣传总监带着她俩挨个向春晚主创介绍,约定采访时间。

早在一个多月前,《中国周刊》就开始和春晚方面联系,希望在春节前完成所有采访并刊发。每年节前的央视春晚都会被媒体炒得火热,不管你爱看不爱看,它总是在那。央视也对春晚筹备严格把控,主创人员在晚会播出前都封口。尤其今年冯小刚执导,所有关注和保密工作都升级了。

经过一个月不懈的协调,央视答应了。本刊副总和文化去央视签了保密协议。你懂的。他们回来后不断对参与的唠叨说,采访完不许八卦。

在这几天时间里,万佳欢和吴子茹每天都分别采访多位春晚主创,常常是和某位大咖在屋里正聊着,另一位大咖已经被央视方面协调到屋外候场等待了。采访集中的3天,她俩重点采访的相关主创就达20多位,万吴两位老师回忆说,内心简直抓狂。万佳欢强调:“我们比冯小刚更想结束这一切。”

她俩看了几乎所有节目,被毙的,和留下来的,星星君向她俩打听八卦,她俩说:“额……”星星君说:“保密协议又不是你俩签的。”她俩又:“也对啊,但是……额……”

今天,刊登春晚整组揭秘报道的总第646期《中国周刊》已在全国各地陆续上摊,并发往分散在全球的中国所有驻外使领馆和重要侨团。

百万庄的小星星本次推送的是总第646期《中国周刊》封面报道的其中一篇:《“小伙伴”眼中的冯小刚》,作者是本刊万佳欢、吴子茹,实习生周赫。

冯小刚接下了春晚,然后陷入了春晚。他历经过犹豫、坚定和踌躇满志,当他一个一个把所有节目磨合完毕,终才明白“众口难调”背后的复杂含义[1][2][3][4]下一页“小伙伴”眼中的冯小刚

“我是业余玩一票。我可以说这辈子绝不可能干第二次。不可能。”

1月19日下午,冯小刚来到梅地亚中心三楼接受央视采访。他一上来就先声明:“我是一个外行。”

大半年来,从拍电影到导春晚,年过五十的冯小刚一直处于舆论的中心。在很多人看来,他接下央视春晚总导演的任务是个令人费解的决定。如今春晚影响力式微,其特殊的语言风格恰恰与冯小刚格格不入。冯小刚本人甚至还针对春晚发过两条揶揄式的微博。

大半年下来,2014年春晚即将跟观众见面,冯小刚也渐渐发现,春晚不是“私人订制”,甚至也不是“大众订制”,它是一个“国家订制”。他强调,这不是自己的本职工作,而是自己“干了个积德的事,打了个义工。”

“领导要感谢我”

7月12日的发布会之前,冯小刚把自己写的发言稿递给北京人艺院长张和平看。他一上来就说:“领导我就不感谢了,领导要感谢我,我是聋子不怕雷……”

张和平心里“咯噔”了一下。“他虽然是对着稿子念的,但大家都知道,话还是冯小刚的话。”虽然觉得冯小刚写得太尖锐了,但张和平转念一想,这话是从冯小刚口里说出来,“他这么说是会被理解的,也是允许的。同样的话换在另外人身上,换在我身上是不行的。这样的话除冯小刚谁敢说?”

张和平认为,找冯小刚做春晚总导演,看重的是他从胡同里走出来,“了解普通人的想法,接地气。”

冯小刚担任春晚总导演的事情其实从6月初就露出了端倪。6月8日,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到央视调研,召集往年创作春晚的团队开会,聊如何创新春晚、办一台大家都喜欢的晚会,更次把春晚提高到“国家项目”的高度。

春晚执行总导演吕逸涛敏锐地意识到,今年的春晚“会有大变化”。“以往的春晚都说是‘台长工程’,‘国家项目’应该是奥运会开幕式,”吕逸涛说。

很快,吕逸涛就接到了冯小刚被认命马年春晚总导演的消息。

张和平也是早知道这一消息的人之一。冯小刚接到邀请后就给他打,很犹豫自己到底“干还是不干,接还是不接。”

“这不是个一般的活,”张和平对《中国周刊》说,“这个事难度很大,是件众口难调的事情,甚至是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张和平认为冯小刚当时“可能做足了思想准备”。1月19日,冯小刚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说,“我自己的团队统统认为我有病。”

但在更高的层面看来,冯小刚是一个非常适合当总导演的人。他有名气,比较接地气,有观众口碑。更重要的是,成功执导过带有官方背景影片《唐山大地震》的冯小刚善于把握妥协与坚持之间的关系,并且能得到观众和官方的双重信任。

对春晚的邀请,冯小刚拒绝过一次,但央视方面派出了文艺中心主任张晓海充当“说客”。冯小刚感慨他们派对了人,在他看来,张晓海是“铁哥们儿,认识小20年了”。张晓海告诉他,“上面领导点了你”。

“我一想,包括我的这点名气,都是观众喜欢我的电影而来的。我就做一个回馈这个社会的事吧,当一慈善的事。”

就这样,在央视春晚往“国家项目”层面上走的当口,冯小刚成为了被选中的导演。前一页[1][2][3][4]下一页“要是原来,能想出八句不重样”

1月17日,春晚剧组道具设计郭建平抱着一堆设计图纸,来到梅地亚中心找冯小刚。

在头一天的次内部联排里,冯小刚不停在观众席、监视器和导播间之间穿梭。看到每一个问题,他都会同一旁的导演于蕾、沈晨交头接耳,并吩咐于蕾做记录。这些问题“全是细节,特别琐碎”。

蔡明表演的小品上场时,在场的央视工作人员和舞蹈演员都哈哈大笑,冯小刚却皱了皱眉头。

“背景板的喷绘不好,”他对于蕾说。晚上,于蕾找到郭建平,让他重新改一稿设计。“他是做美工出身,觉得道具还有可以设计的空间,”于蕾告诉《中国周刊》。

没想到郭建平的第二稿设计冯小刚还是不满意。,他决定用舞台上的LED升降台来代替背板。春晚牵一发而动全身,小品演员们也得根据背景墙的改动准备相应改变方案。

在春晚忙活了半年,工作人员对冯小刚的评价不仅是“注意细节”,就是“特别执着于细节”。无论是多务虚的会议,他总是从细节聊起。

“他从来没有说过春晚的主题是什么,他就觉得是一个联欢会,”春晚视觉导演顾志刚告诉《中国周刊》,“其实每年的主题,观众也不会看出来,大家还是想看好节目。”

就在前几天,冯小刚还亲自写了一首歌词。一天凌晨三点,导演组的张妙、赵麟、于蕾等几人还在会议室聊天,先去睡觉的冯小刚却突然回来,抓过一张纸,“我想了几句话想写下来,”他说。写了20分钟,大家才知道这是“中国梦”版块里面合唱的歌词。

写完后他问赵麟,“你现在这儿有琴吗,咱俩去哼哼,把这歌写了。”两人写到第二天早上六点,这首合唱曲目的大体完成。

赵麟跟冯小刚合作过《一声叹息》,冯跟他的父亲赵季平以前关系就很好。两人认识已有很多年,“冯小刚非常认真。我们一直是晚上不睡觉,天天坐这儿聊,休息也就很短的时间,”赵麟对《中国周刊》说。

冯小刚对《春晚是什么》的先导片十分上心,即便他评价这个片子“就是个采访式的,跟电影差得远了”。片中明星的出场顺序、结构调好了才放手让人去拍,有几个名人他还亲自去了拍摄现场。

明星的台词也都是他亲自撰写或者参与构思的。一次给姚晨想词没想出合适的,他自己站起来在原地转圈。晚上,他跟导演组的于蕾闲聊天,“真是老了,不行了,不能再干了。要是原来,能想出八句不重样。”

张和平记得,他当时在创作会上对冯小刚拍先导片十分肯定,因为“这是他的强项”,“其他导演不可能把短片拍得那么有质感。”前一页[1][2][3][4]下一页“他是很有变化”

春晚舞美总监陈岩次见到冯小刚是刚刚接到央视春晚剧组任命时。舞美的工作跟总导演息息相关,而且工作开展必须先于节目,沟通不顺,会走弯路。他之前曾在不同场合见过冯小刚,但从来没有过多沟通。他有些担心,便给张国立打了个。

“应该先见个面,这是对工作负。”张国立对他说。还没等他联系对方,他竟然先接到了冯小刚拨来的。冯说自己刚下飞机,约他晚上来自己家见面。

陈岩前往冯家,没有寒暄和客套话,直接抛出自己对春晚的感受和经验。两人从夜里11点一直聊到凌晨1点,一直在做工作方面的沟通。“他精力旺盛,并且很直接,”陈岩说。

这次见面后,陈岩确定了自己做春晚舞美设计的念头,“难得碰到宏观看事情的导演,这次能做得不一样”。让他印象深的是,冯小刚是“从艺术家的角度看春晚”,“谈话中非常有情感。他想让节目落地,让观众很开心,有情感投入过这个节。”

“冯导是性情中人,”于蕾说。一次她给领导看一个片子,新版还没生成,只好给领导放了旧版本。冯小刚一看就急了:“这点事你办不好。我们改了这么长时间给领导看一个旧的,这叫什么事?”等于蕾解释清楚,冯小刚道了歉,一起吃饭的时候喝了点酒,把团队人员挨个夸了一遍。

“他有能力赢得别人的尊重,”于蕾说。春晚是一件耗人的事,春晚执行团队中很多人都是因为冯小刚要来,想跟他学点东西,才留下来再干一年。

陈岩偶尔会把他的看法发短信告诉给冯小刚,比如对某个环节的见解。“他是我很尊重的大导演,他不是保守者。”

后来,看到节目单的时候,陈岩倒吸了一口气。在他的印象里,春晚的一些老节目、老演员是很难动的,这意味着冯小刚要顶住很大的压力。

拍电影时,一切都是冯小刚自己说了算,直到完成一个东西才会拿给别人审。而春晚情况不同。领导不时会来提提意见。“冯导没有经历过这些,”于蕾说“在创作过程中就会被说这不行,这需要一个强大的神经,要知道自己要什么。”

张和平也认为,在春晚的创作过程是冯小刚逐渐对春晚了解的过程。“一开始觉得不错的东西,后来觉得不适合,他也有一个过程,春晚到底是什么,这个他不是一上来就非常的明确,”张和平对《中国周刊》说,“他了解到这里边它所要表达的理念,在这么个巨大的平台所释放出的一点一滴,都可能变得很大。不是你原来想象的那样一个文学艺术创作。”

于蕾回忆,在一次领导审查时,冯小刚当着所有人的面发了一次火。“领导的意见我肯定听、肯定执行,但是你们要非要我说你们说得对,这个不行,你们不能否定我一个艺术家的基本判断。”

张和平参与过奥运会开幕式、建国60周年等大型“国家项目”。“我们当时有很形象的比喻,就是戴着镣铐跳舞,这是很形象的,不是你要做什么,而是这件事情规定你应该做什么,”他说,“长期自我表达惯了的人,他总想自我表达。这是很对的,他是很有变化。”

在接受央视的采访时,冯小刚引用了一句《沙家浜》里的话:“这个队伍是你当家,可是皇军要当你的家。”

为春晚忙活了大半年,冯小刚也许才明白“众口难调”四个字背后真正的意味。他依然感慨“众口难调”,但指的也许不仅仅是坐在电视机前的普通观众。(完)

原标题:中国周刊:“小伙伴”眼中的冯小刚

原文链接:

稿源:西部

作者:

前一页[1][2][3][4]

云南角钢公司
UV能量计电话
新河县眼镜布厂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