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金融

重生之权宠病娇王爷

发布时间:2019-06-26 01:57:56

与谢昀季一起回到驿馆的花落染很是愤愤不平,见谢昀季朝那两个押着她的锦衣护卫摆了摆手,那两个护卫放开了花落染,带着其他随从,一同出去,留下花落染和谢昀季。$杂卐志卐虫$花落染皱眉看着沉思的谢昀季,说道:“皇上,你刚刚直接杀了她便是。此人,留下必定后患无穷。”谢昀季听着花落染的话,不禁挑眉看向从见到言以南,情绪就不太稳定的花落染,听谢昀季道:“此人留下,后患无穷?你与他也不过几面之缘,你如何得知?”他原本是想杀了言以南的,但是经过花落染这么搅和,却不禁让谢昀季深深怀疑起言以南这个人,还有那个长的未免太像乾行修的人。早听闻祁国言以南娶了两位夫主,想来刚刚那人应该就是其中一个,只是那人为什么会那么像乾行修,乾行修不是已经死了吗?!而这些跟人间蒸发的黎羽又会不会有什么关系,谢昀季不禁沉思起来。“臣妾昨日在回驿馆的路上被言以南的人所威胁带到言府,不经意之间臣妾听到言以南想要坐拥祁国江山的事。臣妾想到皇上的大一统夙愿,若是因为这样的绊脚石而耽搁,未免让人气愤。臣妾之所以那么痛恨言以南,正是因为为皇上所忧。若是他日叫言以南登上祁国正统之位,皇上您岂不是又多了一个敌手?臣妾以为应当将其掐死在萌芽之中!”花落染完全不知道祁暮戈已经坐上了皇位的事,说出心中在回来的路上早已编好的说辞。“哦?你可知言以南扶了祁暮戈登位?若是他有野心成为皇帝,为什么能叫傅衍退位,不顺势自己成为皇帝?”谢昀季给自己倒了杯茶,无关痛痒的呷了口茶水说道。“言以南势必想让祁暮戈做她的傀儡皇帝!”花落染就坡下势说道。“…不无可能。”谢昀季面上的喜怒不显,却用仅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着,似乎已表达出他的担忧。言以南这颗棋,他要借势废了他。他要让他知道,跟他作对的下场!谢昀季眼眸暗含杀意,在心中下了决断。听谢昀季问向花落染:“既然你这么为寡人着想,不知你有什么主意,除去言以南这颗碍事的棋子。”谢昀季素来心狠手辣,目的性极强,决断的事情少有被更改。“皇上,臣妾有办法除了她…”花落染说着,却仿佛将眼前的空气看做是言以南,不禁在心中补上另一句话,就算为此赔上她在这幻境里的一条命!她也要倾羽死!/这边的言倾羽和墨亦修则去了竹香碧影楼,墨亦修坐在外间等着去里间换衣裙摘去假面皮的言倾羽。“店家,你们这是要搬走吗?”等待的时候,墨亦修看着整个竹香碧影楼的内设好多东西都被打包好,不禁来到柜台处好奇问道。“是啊,经营不下去了,想换个地发展。”店家抬眸看了墨亦修眼后,低头继续打着手下的算盘算账,说道。“如此。在下祝店家在别处发展大吉大利。”墨亦修没有挑明店家话语里的漏洞,说罢便走开去,继续等待着言倾羽。竹香碧影在祁国发展不过短短一年,却一跃而起成为祁国经济领跑的几大产业之一,适才店家说经营不顺的事,显然是不想把太多的内部信息透漏给别人知道。墨亦修走回席间正欲坐下的时候,见言倾羽恢复女儿身走出来。言倾羽行至半路,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收拾的差不多的竹香碧影,心中升起婉叹。因为祁暮戈的关系,言倾羽早在决定带祁暮戈回皇宫的时候,便已下了吩咐让待在祁国的所有探子,先后离开了原来所待的地方,包括其中几个分舵也如竹香碧影一般换了一个行业发展。虽然祁暮戈算不得外人,但是有道是伴君如伴虎,谁知道哪天祁暮戈会反悔要来动麒麟阁的主意呢?就算不为了言倾羽自己,也得为这些手底下跟随她的大家伙考虑生命财产安全吧。“怎么了?”就在言倾羽出神不知在想什么的时候,墨亦修已行至言倾羽的身边,问道。“没事,我们走吧。”言倾羽看着墨亦修轻抿了抿嘴,几不可闻轻叹了口气,牵着墨亦修一同往外行去。“你说,这世间有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走了一路,一路两人安静无话,伴随着街道上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在走到城中拱桥上的时候,听墨亦修问道。活了小半辈子,看过了太多分分合合,人心多变,不禁让墨亦修感慨叹道。“有。”言倾羽听着墨亦修的问话,认真的思考了下,回答道。墨亦修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也在思考着答案,当听到言倾羽这么说的时候,不禁好奇问道:“是何物?”“你。”见言倾羽牵着墨亦修的手,看着他,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一个字。墨亦修看着言倾羽眼眸里比星辰还灿烂的光芒,不禁露出宠溺一笑,轻揉了揉言倾羽的头顶道:“哪怕,你说的是假的,我亦愿意相信,它是真的。”墨亦修无法断定未来会怎么样,但是他能做到好好珍惜此刻现在所拥有的,所爱的一切。唐倾羽窝进墨亦修的怀里,不在乎旁人拘谨的眼光,啄了下墨亦修的唇畔,甜甜道:“真的。”言倾羽与墨亦修一样,不确信这世间有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但因为墨亦修的存在,言倾羽愿意去相信,此刻,便是永恒。“我信。”墨亦修嘴角勾起好看的笑,抱着言倾羽,亲了口道。与祁暮戈告别,与旧时安排告别,与尚无法离开幻境的现状…这些来来往往离别的情绪,虽不曾言明,却是一点点的压着心情,让心一时半刻无法真的开心起来。但是这些莫名而无章法情绪,这些旁人无法治愈根本的情绪,因为墨亦修的一个反问,治愈了,只剩下甜甜情意。喜欢与爱,易得,难在,爱你,却还懂你,知你心的…墨亦修不在意这个反问到底有没有答案,他在意言倾羽在竹香碧影看到萧落之景时,触景伤情的情绪,他在意言倾羽开不开心,他在意怎么才能真正的治愈言倾羽的心。言倾羽与墨亦修相互抱着彼此的时候,突然听到秦十一的话,呼唤道:“六哥!六嫂!”言倾羽不解的看向出现在这里的秦十一,墨亦修不是很开心的看着秦十一,一个是好奇,一个仿佛在对秦十一说你出现的不是时候。秦十一被他六哥这么看着,悻悻的跑到言倾羽身后道:“六嫂,六哥要是打小弟我,你可要护着我。”秦十一素来天不怕地不怕,如今这求饶的模样倒是言倾羽所没有见过的一面。“胡扯,我什么时候打过你。”墨亦修看着言倾羽眼神在表达着感兴趣的意思,说道。“也是,阿修看起来就是一副病娇的样子,还不会武功,怎么可能打得过你,你别欺负阿修才是。”言倾羽抱臂走到墨亦修身旁看着秦十一,一本正经说道。原本言倾羽这话是站在墨亦修这边的,此刻味道却变的有些怪异。“六嫂此言有理,六哥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倒也是不用害怕。”秦十一因为言倾羽的话语,站直了腰背,得意说道。墨亦修没有理会秦十一的得意,只见他突然将言倾羽圈禁在自己的臂弯里,见墨亦修此刻眼神染上**瞧着言倾羽,意味道:“病娇?”言倾羽被墨亦修瞧的心里发毛,她刚刚说了什么…她可以再来一遍吗?这次她发誓,她一定不说出病娇这个词!如果不是考虑到古代的避孕措施落后,言倾羽又不想太快为人母,真的很难保证言倾羽不会被墨亦修吃干抹尽无数次。墨亦修看着被他圈禁在怀里某个脸上大写着我认怂的某人,轻勾起嘴角,带着能腻死人的笑容,抬起一只手袖挡去秦十一八卦的目光,低头轻咬住了言倾羽的一片唇畔,这才放开了言倾羽。他是不会武功,但也还没有病弱到,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程度。何谓病娇?各人有各人的理解,在墨亦修看来,这词和问他行不行的话语没什么两样。“十一,有事?”被放开的言倾羽躲到墨亦修身后,抬手掩着唇畔,怕或许有些异样的红,叫秦十一看见了,又要可劲的调笑她。不用秦十一说,她都能想到秦十一会说什么,哼。秦十一想起来时的目的,说道:“今夜子时,鄙人在朝夕办了个花魁赛,想邀请六哥六嫂一同前往观赛。”说罢好奇的看向躲在墨亦修身后的言倾羽,用手指,指了指墨亦修的身后,说道:“六哥,你刚刚跟六嫂说了什么?她怎么害羞的躲到你身后去了?”言倾羽一听这话,一手捂着唇畔,一手牵着墨亦修,直接路过了秦十一,炸毛道:“不是说,要去朝夕吗?还不走。”墨亦修看着他娘子的背影,憋着笑意,秦十一莫名被言倾羽的火烧到,悻悻跟上。什么叫害羞?她哪里害羞了?!哼!言倾羽辞官的事,除了负责此事的卫彦枫,其他人并不知道。依据祁国朝廷的惯例,言以南辞官被批准的事,具体的宣布,会等到明天早朝之后。另一边依据花落染的计策,谢昀季派人来到言府,欲借这夜黑风高的夜晚行谋害之事的谢昀季手下却扑了空。他们里里外外的翻找,发现言府,人走府空。不得不先回驿馆向谢昀季禀告。“什么!言府空了?!”谢昀季听罢,手重重拍在桌面上,内力之深让放在桌山的盆栽簌簌掉落了好几片叶子。“花落染呢?”谢昀季想起出谋划策的花落染,问下属道。“回禀主子,从刚刚我们出发的时候,就一直没有见到贵妃娘娘。”听下属禀告道。“主子,要不要派出我们安插在佑今城的眼线去找言以南,然后以除后患?”见谢昀季一直没说话,那名站在前头禀告的下属,继续说道。“…不用,派人找到花落染,看她要做什么。”谢昀季似乎想通了什么之前被他忽略的的关节点,罢手示意,并重新对下属们下发命令。谢昀季又好奇又不解,花落染为什么会这么憎恨言以南。花落染说是为了他,鬼信她的话,他都不信。花落染一个当年能出卖他的人,如今说是为了他一统江山的夙愿,而要替他了解言以南这颗绊脚石,怎么听都觉得言不符实。另一方面,之前花落染的消失,言以南问的,没有发现少了什么的事,也让谢昀季不禁产生一个大胆的猜想,也许花落染不是被言以南绑走的,而是花落染找到了言以南。虽然这个猜想听起来,没有实证可证明,但是他想到,就连黎羽都可以重生,那么花落染有办法能找到言以南,又算是个什么大不了的事。如今看来,找到花落染,这一切疑惑就会被解开。找到花落染,就可以找到言以南。找到言以南的具体位置,就能进一步知道,这个人为什么要让祁暮戈登上皇位,是否另有打算!谢昀季如是想着。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白银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济源的专科牛皮癣医院
通化专治牛皮癣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