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美食

六月飞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12:02

一  在班里,我是不起眼的男生,长相平平,成绩平平,又没有任何艺术细胞,虽然我就读的是市里的高中,但我却并不引人注目。在默默无闻中,我长到了18岁,跨入了高三的门槛。  因为班里只有55个人,28套桌凳,所以必定要有一个人没有同桌。漂亮的班主任老师很为难,让同学们自由选择同桌。结果没有一个人愿意与我坐在一起,这也许和我平素奉行的“独来独往主义”有关。漂亮的班主任老师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同情地对我说:“贾文涛,那你就一个人坐吧。”我点点头,心想这也需要同情吗,简直乱弹琴。她哪知道这正合我的本意。一个人坐那么宽敞的位置,这是上天赐予我的福气,我享受还来不及呢,哪有什么怨言?  又因为我一个人坐,所以我坐在了一排,说是为了实现班级的整齐与美观。我揉揉眼,默默地接受了,像我175cm的个子,坐在前面没有人喊冤才怪呢。  我默默地接受了一切,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  老师显然很得意,她以为我这块骨头很难啃,哪想到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  坐一排,也是我的本意,就算她不说,我也会主动提出来的;坐前面才别扭呢,一举一动都在各位“”的眼皮子底下,哪来的自在与清闲?  他们讲到精彩之处,我才专心听一下;其余时间,我不是玩游戏,听MP3,就是看小说,或者用一张白纸,偷偷描画老师的肖像。这样,许多难熬的45分钟便电光火石般弹指而逝了。他们多半不会注意到我,因为我的神情很投入,虽然是做作地投入,但不仔细分辨是弄不清楚的。谁说一心不可二用啊,我就做到了。  只有一次,那也是的一次,我出了状况。  那是一天下午节课的政治,是漂亮的老班的课。虽然我十分讨厌政治书里那烦人的教条式的说教,但因为老班的漂亮,我强打起十二分精神听课。不过,这也只是三分钟热血,不一会儿,我就坚持不了了,摸出纸笔,偷偷开始在下面为漂亮的老班画像。老班没有注意到我,依然眉飞色舞地发表她那精彩的演讲。遗憾的是,就在下课前一分钟,老班的画像也即将成功之际,她却破天荒抽了我一个问题。这可是我始料不及的,像我这种懒虫,天晓得谁才会抽我的问题,可老班却……我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一副吊二郎当的样子,“老师,书上不是有吗?这么简单的问题居然也问我?”有人压抑着哄笑。“贾文涛,你给我站正了!”老班显然被我刚才的话激怒了,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老师,拜托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你生气的样子真不好看。”有人趴在桌上偷偷地笑。老班已走到我桌边,一把拉出我刚才的“杰作”(我真的画的很不错哟)。一切只怪我太大意了,竟低估了老班的实力。“这是什么?”老班愣住了。“老师,我把你画得那么漂亮,就跟电影明星一样,就冲这,你也该放我一马吧。”很多同学再也忍不住,笑出了声。恰好下课铃声响了。老班气冲冲地说,“放学后到办公室来!”说罢拂袖而去。  同学们笑得前仰后合,一副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却满脸地无所谓。  结局其实也很简单,还不就是当众检讨,罚扫教室一周。毫无新意可言。  二  如果不是她的及时出现,我这种混帐日子真不知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肯停止。  期中考试后,老班领来一位女孩,身材高挑,170cm,长发飘飘,走路蹦蹦跳跳的,一脸的阳光。  让我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老班竟然让她和我一起坐。闲散惯了的我有些不情愿地挪了挪位置,一方面我不愿有人走进我的这方天地,另一方面我怕她给老师打小报告,那样,我岂不是很难“做人”。她很大方地伸出手来,“你好,我叫王淑倩,请问你叫什么名字?”我象征性地捏了一下她伸过来的手,瓮声瓮气地说,“贾文涛。”“请多关照!”还叫王淑倩呢,怎么不叫王淑女,我在心里不满地寻思。  一开始我很不习惯,有她坐在我身边,我就不能放开手脚我行我素了。我倒不是怕老班,老班顶多也就只有那些繁文缛节,我怕的是老班给我老妈打电话,从小到大,我老妈都是很暴力的哟,手里抓着什么就扔什么,而且百发百中。我怕的是老妈这套绝技,别的都不在乎。  下课了,同学们三三两两地往外走。  王淑倩笑着对我说:“怎么,你没有朋友吗,为何不与他们一起玩呢?”  我撇撇嘴说,“他们还不够资格。”  “哟,你还挺高傲的嘛。不知我够不够资格做你的朋友?”她凑近我说。  “如果你愿意触霉头,就试试吧。”我大大咧咧地说。  她牵着我的手,向操场走去。  我愣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地跟着她往外走。  同学们瞪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我俩。  “都高三了,你怎么还会来我们学校读书?”我没话找话说。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假话是什么,真话又是什么?”  “假话就是你们学校是全市的中学。”  “真话呢?”  “真话就是一个男生欺负一个女生,那女生是我的朋友,我看不过意,狠狠地揍了那小子一顿,把他门牙都打掉了。结果老师却说我不对,原来那小子是校长的儿子。校长的儿子又怎么了,他就该欺负人?学校也不敢开除我,是我自己不想在那儿读了,觉得实在没意思。”  我惊异地盯着她,满脸疑惑。  “不相信啊,我练过武术的,就那小子,简直不堪一击。”她读懂了我的神情,又补充道。  说完,她拉了个架势。甭说,还真有点练家子的味。  “有种!那小子就是欠揍。”我咂咂嘴,倒真有些佩服她的“侠义”行为了。  “知不知道,刚开始我挺瞧不起你的,还以为你是不入流的小角色。”  “现在呢?”  “现在你是我眼里的‘巾帼英雄’,巾帼不让须眉嘛,嗯,不错!”我由衷地说。  说起来,我还从未夸过一个女孩子,但眼前的女孩,真的让我刮目相看。  “谢谢夸讲,我还以为会吓着你呢。”她扑哧乐了。  “说真的,你很像我儿时的一个玩伴,打架很拼命的,只是很多年不见了,不知她又流浪到何处了,因为她说她很喜欢流浪的。”我叹口气说。  “遇到你,我真高兴。这么多年了,我之所以身边没有一个朋友,是因为她已在我心中铸就了牢固的朋友形象,其余的我说过是不够资格的,只有你,还算有几分神似。”我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这么快你就认定我这个朋友,你不后悔?”  “你不后悔我干嘛后悔?”我爽朗地笑道。  “对了,我们学校可是市里的,你怎么能进呢?”  “你不知道,我老妈神通广大,没有她搞不定的事,ok?”她哈哈大笑起来。  “知不知道,我老妈也很厉害哟?”  “怎么厉害法?”  “扔东西打人的绝技百发百中,从未失手,厉害吧?”  “如果她也会打篮球,岂不是神投?”  “当然!”我自豪地笑了,仿佛我妈真是篮球运动员。  放学后,我们一起骑车回家。我的家在她家前面两个小区。一路上,她不断劝告我,“贾文涛,我觉得你资质还是不错的,怎么不努力学习呢?如果你努力的话,一定会有好的收获的。”  “何以见得?”我笑嘻嘻地说。  “你对学习从来都是三心二意,可在高手如云的重点班级里依然处于中等位置,这就是的证明。”她振振有辞地说。  “可是我喜欢这样一种学习状态。”我不肯屈服。  “文涛,如果你真把我当朋友,我觉得你应该采纳我的建议,为自己美好的明天而拼搏!”她的脸因激动而潮红起来。  “哟,这是你说的话吗,我怎么听了有点扎耳朵呢?Good-bye!”我向她挥挥手,骑着车跑远了。  三  淑倩买了很多资料,她总是对我说,“文涛,资料我们可以一起用,你就不用买了,浪费钱。”我很遗憾地告诉她,“大小姐,多谢了,我没空。”可她却不厌其烦地把资料一股脑儿地往我的书桌里塞,我也不厌其烦地给她甩出去,然后逃之夭夭。留下她愤怒地叫骂,“贾文涛,你这个混小子,你给我站住!”我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只有一点我答应了她的请求,那就是每天陪她一起上学,放学和在学校吃午饭。但我也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从此她不准再逼我看各种各样烦人的资料,否则我便不再陪她。  一天放学时,我俩刚推着车从车棚出来,一群低年级的学生正好骑车从我们面前经过,不知其中哪个小子吹了声口哨,他们便一起喊起来,“帅哥美女,成双成对,天生一对,oh!”然后骑远了。淑倩的脸上腾地飞上两朵红云,低下头去。我安慰她说,“淑倩,别在意,这些小子只是顽皮。”淑倩抬起头说,“文涛,你真不在意么?”我大大咧咧地说,“谁在意这些?”一路上,淑倩低了头,骑了车只顾向前走,我和往日一样,随意地谈些自鸣得意的网络游戏,不知不觉就到了分手的路口。她忽然抬起头说,“文涛,今天你能送我一程吗?”“好的。”我不假思索地说。我们俩都下了车,推着车进了巷口,慢慢往前走。我又扯了几句闲话。长长的巷子就快到尽头,她回过头来,猛然在我额头上重重地吻了一下,“文涛,明天见,记得来接我哟!”我一愣神,她已跨上车,骑远了。我默默地回身,骑上车走了。  第二天,我到巷口等她,见到我她很高兴,顺手塞给我一包牛奶,“趁热喝了吧。”我问她昨日为何逃得那么快,她一甩头,“你真坏,人家不理你了。”然后一蹬车,向前骑去。“等等我。”我赶上她,又问道,“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她娇嗔我一眼,脸早已红了。“oh,瞧我们的大小姐也会红脸了!”我恶作剧般地大吼起来。许多路人停下来,好奇地瞅着我俩,转眼又笑了。  过去都是她主动牵着我的手出出进进。今天她却有些扭捏,牵着我的手竟微微冒冒汗。我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昂着头走在校园清新的晨光里,走过校园长长的花香扑鼻的小路,走进教室。  同学们见我俩又是手牵手进来,虽然早已习惯,但还是偷偷地乐着。个别细心的女孩子注意到了她的异样,瞅着我俩欢欢地笑着,大声说,“Hi,啥时庆贺一下?”“没问题,王姐说了算。”“那就周末吧。周末我请你们到‘好又来’农家乐痛痛快快玩一回!”“好的,不见不散哟!”她们乐开了花。  这个周末恰好是月底,学校照例放一天假,那天恰好是淑倩的18岁生日。  那天,很多和我们相好的男生、女生都去了,他们带了很多漂亮的礼物,花花绿绿的。尽管淑倩多次告诉我不用买礼物,但我还是送了她一个她非常喜欢的风铃。那是一次我们逛街时偶然遇到的,她说她非常喜欢,本来当时我们就想买的,但钱又不够。现在我送给她,她真是开心得不得了。另外,我还送了她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她特爱吃的那种。  “好又来”农家乐的风景很不错,是一个天然的好去处。有山有水有碧草绿树鸟语花香。我们像一群飞出笼子的小鸟,又是爬山,又是划船,又是唱歌、跳舞,又是拍照,快活得不得了。这天,我们忘记了一切,尤其是升学的压力和父母的唠叨。同学们把我俩围在中间,手拉着手,一起笑啊闹啊,一种从未有的幸福悄悄笼罩了我俩。不说那远胜学校伙食的午餐和晚餐,单是吃生日蛋糕,吹生日蜡烛的情景就让我俩难以忘怀。同学们哄抢着吃他们的,我俩的却要我和淑倩彼此喂给对方吃;而生日蜡烛也是我俩头碰头一起吹,否则,他们便不依。而且,他们还要我当众亲吻淑倩。淑倩闭上了美丽的大眼睛,我在众人的期待中,轻轻地将一个热热的吻印在了她的额头上……  夜幕降临,同学们都散了。  我骑着车,载着她,缓缓前行。她双手搂着我的腰,将头靠在我的背上,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自己是世上幸福的人了。那晚,我们在大街上转了很久,吹着夜风,真是无比惬意。夜深了,我送她回家。分手时,她突然抱住我,“涛,我要你再吻我一次。”我也抬起头,眼睛里有莹莹的光。我们在路灯下,开始了长长的亲吻。她颤颤地说,“涛,这是我的初吻。”“倩,我也是。”我俩紧紧地搂在一起,久久不愿分开。  路灯旁,星空下,我俩相约共爱一生一世,永不分开!  四  夹着风雨,夹着阳光的六月来临了。  她理所当然地上了重点线。可谁也没想到,玩世不恭的我竟然也上了重点线,真是菩萨保佑!可说起来让我自己也有些吃惊,我甚至怀疑那些家伙是不是弄错了?考上的人都是欣喜若狂,我却一脸漠然。  说实在的,我真的不想上大学,我只想快点让自己的腰包鼓起来。  淑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企图“诱降”我。但我却不为所动。谁知她竟使出了“杀手锏”,偷偷告诉了我老妈。老妈气冲云霄,追着我满街跑。在老妈的威逼之下,我也不得不屈服了。  她被南方一所高校录取了,我却到了北方。  我庆幸,我们总算可以开始“南北对峙”了。当初,她问我想读哪儿的大学,我不假思索地告诉她:北方。没想到一时的戏谑之言,竟成了现实。北方,我真的喜欢吗?不知道,其实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就像我对她的山盟海誓一样,神仙才知道我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只是四年的大学时光又将让我浪费掉一千四百多个日日夜夜,我的心开始隐隐作疼。 共 505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你知道睾丸炎患者在饮食上需重视什么吗
黑龙江治男科的医院
云南专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