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起起牙开花47

2018-11-30 18:54:37

起起牙开花(47)

我讲不下去了

薛勇是史大鹏上高中时的同学,两人在一个寝室里睡上下铺,睡了三年。史大鹏说,薛勇上学时的成绩不是很好,他总迷福尔摩斯,迷得神魂颠倒。有一次,寝室的一个同学丢了钱包,让薛勇破案。薛勇通过缜密侦察,排除了内部作案的可能。后来真相大白,钱包被一位邻宿舍同学拿走了。这件事使薛勇名声大震,因为他们寝室六个同学,自封为六君子,曾经插草为盟。这件事情一出,闹得人人自危。后来有人丢支钢笔也来找薛勇破案,薛勇成了想当然的公众人物。

只是校方对薛勇不满意。薛勇助人为乐,有人却认为他是狗拿耗子,而且危言耸听,说如果全班有一个高考不上线的,那就是薛勇。薛勇当时一心一意地报考公安部门的学校,今年考不上,明年再考。可的结果是,薛勇不但上了线,而且一考就中,还考上了自己喜欢的大学,如愿以偿地当上了中国的福尔摩斯。

史大鹏说,薛勇的才都是鬼才,他天生就是当警探的料儿。薛勇说,我们知道有一个人一直在找崔厚容,这个人原来是你?我问你怎么知道。薛勇说,市面上的人都在说。我说我一直也没有找见她,也不知那些人把她弄到了那里。薛勇说,你也许能帮我们的忙。我把这话理解为“你的讲述可以开始了”。于是我从玫瑰之夜那天开始说起,我在晚上八点左右接到了伶俐的。伶俐问我有没有人送花。这是我听到的她的声音。然后就是转天的2月15日晚上,我知道了她失踪的消息,是她爱人打来的。顺便说一下,我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在一口井里,被人捆绑着。在梦里,她说的一句话是“红月里三号”。我重点说起两次去他家。次想怀疑却不敢怀疑,第二次不敢怀疑却不能不怀疑,然后就是夏刚回忆的那个玫瑰之夜,伶俐明确地说她有了预感,喝水时、吃饭时,甚至睡觉时她都感觉到有人会谋杀她。谋杀甚至已经变成了行动。有一天,她从睡梦中醒来,有两只手正好放在了她的脖颈上。如果她再晚一些醒,失踪的那天可能就不是情人节了。然后我又说到了修车人,是修车人告诉我有人在跟踪我。因为与我交谈的夏刚和我年龄相仿,修车人怀疑我在与人婚外恋,所以此人跟踪我是不会有错的。何况小书屋的生意很冷清,只有我和夏刚在里面坐的时间长些。再就是那个匿名,总是在每天的同一时间响起,上下不超过一个小时。不知这意味着什么,但我敢肯定那个与失踪者有关,否则不会有人那么有耐性地反复拨一个。

我讲了很长时间,薛勇听了很长时间。薛勇始终皱着眉头,让我不敢看他。那些在我心中七拧八转的东西,从我嘴里讲出来却像流水一样,淡而无味。我讲不出我心中的那种感觉。我怎么讲不出我心中的那种感觉呢?我心中的那种感觉多浓烈啊,划一根火柴就能烧成熊熊大火,只是我讲不出来。我讲不出来薛勇就听不到,薛勇就一直皱着眉头,一刻都没有舒展,而史大鹏则在房间里转来转去,一会儿倒杯水,一会儿递支烟,这都影响了我的情绪。我总是不能精力集中,我还一直在想着起起牙,我一直在想我还没和薛勇讲起起牙呢。那眼井就在起起牙的花心里。我总怀疑我遗漏了什么,我反复回过头去讲,这也影响了我的心情。我忽然很灰心,仿佛这一切都是我编纂出来的,都离现实非常遥远。我终于觉得有些话已经说不下去了,于是我住了口。

作者:尹学芸

五莲红
郑州楼层板生产厂家
工地洗车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