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河东信息港 > 旅游

金融官员下海潮

发布时间:2019-08-23 21:08:44

核心提示:一波又一波的金融官员弃政从商潮,缘何发生?金融系统官员,从监管者迅速转化为被监管者,如何能够尽可能地保证监管工作的独立性和客观性?

一波又一波的金融官员弃政从商潮,缘何发生?金融系统官员,从监管者迅速转化为被监管者,如何能够尽可能地保证监管工作的独立性和客观性?

下海风潮在蔓延

尽快将研究制定互联网金融监管的战略、政策及规则事宜提上日程。 在10月 0日召开的201 互联网金融峰会上,民生电商董事长尹龙做此表示。

而 个月前,尹龙还是银监会创新监管部副主任。当时,在公众场合,尹龙一直回避关于自己下一份工作的话题。

而今,尹龙显然已完全适应了自己的新角色,主动延长了媒体访问的时间,顺带为新东家民生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做做宣传。

银监会系统出身的官员下海,尹龙并非人。此前的2008年,银监会银行监管三部主任徐风加盟爱建股份,并担任爱建股份董事长,就曾引发舆论关注。

实际上,更早以前,银监会财务会计部主任乔志敏,就曾调至民生银行任监事会副主席;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也曾调任光大集团与光大银行,任董事长。

金融系统官员弃政从商潮,在证券监管机构上演尤甚。根据凤凰网所做的 证监会离职官员下海调查 专题,近年来,证监会离职官员去向中,选择去基金公司的,有42人;选择就任证券公司高管的,有7人。

这部分证监会离职官员,多数处于处级、厅级,部分官至副部级,甚至正部级。比如,中国证监会首任主席刘鸿儒(1992年至1995年),在离开证监会后,任职申万巴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监事;第二任证监会主席周道炯,离开证监会后,任职上投摩根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同样的情况,也在保险业监管机构时常发生。根据新华网今年5月份的报道,近两年来,保监会官员入驻保险企业任高管已成风潮。据统计,两年内,包括闫波在内,共有11名保监会官员先后下海。

闫波原任保监会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离开保监会后,就任长安责任保险公司总经理。报道称,闫波任职长安责任保险公司的通知尚未对外公布,就已开始在长安保险主持中层管理人员的招聘工作。

新华网的报道称,由于行业和公职的收入落差,下海成了保监会官员,尤其是升职无望官员的转型方向。而在激烈的竞争格局下,保险企业也希冀 抢夺 保监会官员,助力公司发展。 随着保监会领导班子的逐渐确定,这股下海风潮还在蔓延 。

一波又一波的金融官员弃政从商潮,缘何发生?金融系统官员,从监管者迅速转化为被监管者,如何能够尽可能地保证监管工作的独立性和客观性?

希冀改变与不菲收入

尹龙是少有的,愿意在公众场合解释自己缘何要下海的原金融系统官员。

他说,自己在银监会创新监管部门,任职已达8年。8年里,他发现从顶层设计推行改革难度很大, 几年前我动了心思,能不能用市场的力量,倒过来推,让银行改变。

在尹龙所作的一次名为《1 年的研究与 个月的实践报告》的报告上,他说,自己在银监会工作期间,开始关注互联网金融,发现 传统银行模式无法承担互联网金融之职 ,于是离开银监会, 从银行端进入互联网金融,探索互联网金融发展之路 。

尹龙以外,大部分金融官员离职原因何在,其本人几乎很少提及,相关新闻报道里也少有提及。

比如,新华社《金融世界》杂志在一篇报道里,提及 财险能人 李劲夫由保监会财产保险监管部主任转任太平保险集团副总经理的履历,但对这次职位转变的具体原因,语焉不详。

报道只称,太平保险集团当时对李劲夫有很多的期待, 毕竟他对财险业有较深的认识和了解,此前又在监管层任职,深谙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 只是颇具戏剧性的是,仅仅一年之后,随着 一行三会 (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和中国保监会的简称)领导换届,保监会组建新一届领导班子,被太平财险寄予厚望的李劲夫,又被调回保监会。

能确定的是,金融企业对金融系统官员是有需求的。新华网的一篇报道就称,北京、上海多家保险企业曾表示,十分欢迎有监管背景的官员,就任本公司高管,因为这将对未来的许多工作带来便利。

报道还特意提及生命人寿深谙此道:成立于2002年的生命人寿,2011年集中引进一批高管人才,并迎来公司的二次发展。其16位高管中,两位有监管机构背景,一位是保监会人险部原副主任方力,还有一位是河北保监局原副局长安秀洪。

高管人员换血及保监会官员的空降,似为生命人寿助力不小。该公司2011年度保费收入突破20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8 %,增速位列前十大寿险公司之首。 报道称。

朝中有人好做官,民营企业更懂得这个道理。 一位学者称。

而对于金融系统官员,缘何愿意下海去金融企业,除了尹龙所称为了 让银行改变 ,与金融企业一向不菲的高薪收入,或也有关。

以保险企业为例,2011年,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国太保和新华保险四大上市保险公司,薪酬排名前十的董事会成员人均年薪高达700万元,高管人员的年薪也都在500万元以上。

监管与被监管者妥当的距离

部分金融业内人士认为,金融系统官员跳槽至被监管机构任职,很平常,也很常见。

这里面可以分为两种情况,有些是普通级别的监管人员,在金融监管机构工作了两三年,属于职业转型;另外一些,则是拥有较高业务水平,熟悉各类政策的官员。当然,跳槽关键的原因,还是出于薪酬差异,毕竟金融企业的薪水,肯定要高出不少。 上述金融业内人士称。

事实上,证监会相关负责人也曾对此做过解释:金融行业在国民经济中属于前沿行业,高端、专业人才较多、较集中,客观来说,监管机构、市场机构所需要的专业人才,具有同质性的特点,确实存在流动的情况。 从各国资本市场发展实践来看,保证市场人士和监管人员合规流动也是正常情况,各国的这一情况都比较普遍。

在去年年底时,被问及证监会官员是否密集下海时,证监会统计部门还回应称,近年来,证监会机关人才流出率平均保持在1%- %的水平,今年人才流出率仅为2.2%。言外之意,证监会人才远未到流失的程度。

不过,不能否认的是,这种人员流动,确实有可能会引发 副作用 :监管层与业界存在着内生的紧张关系,妥当的距离是维持这种关系的基础,但历史渊源和两者之间的 双向流动 ,却可能让关系保持得过于 紧密 。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张开平认为,恰恰可能因为监管层与业界人员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使监管层在执法时投鼠忌器。

小部分金融业内人士则认为,证监会与证券公司、保监会与保险企业、银监会与银行,一直是监管与被监管关系,但由于这种任职的互换,可能变成利益共同体。 猫和老鼠的关系,变成大猫和小猫的关系。

张开平建议,解决这一问题,可借鉴法院的做法。比如,法官法和律师法规定,法官离职当律师,被要求两年内不得出庭,终身不得作为律师到原任职法院打官司。

本社记者关注到,张开平所提出的建议,早在2009年,中国证监会发布的《中国证监会工作人员行为准则》(下简称《准则》),就有涉及。

《准则》明确,工作人员不得在监管对象以及其他营利性组织兼任职务;未经批准,不得在社团等非营利性组织兼任职务,经批准兼任职务的,不得领取兼职报酬。工作人员离职后,在规定期限内应当遵守中国证监会回避规定,不得违反规定在监管对象中任职。

同时,《准则》还对证监会工作人员离职后的 冷冻期 ,进行了明确:证监会领导人员离职需要在 年满后方能在监管对象中任职,一般人员则为一年。

但显然,这些规定,无法阻止金融系统官员的下海潮。

什么是冠心病
四平好的治牛皮癣医院
萍乡治牛皮癣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