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二胡皇後闵惠芬去世世间再无江河水7z7z

2019-01-31 06:06:31

二胡“皇后”闵惠芬去世 世间再无《江河水》

闵惠芬在二胡独奏比赛获奖者音乐会上演奏二胡乐曲《空山鸟语》(1963年5月摄)

解放讯 闵惠芬1945年生于江苏宜兴,8岁从父亲闵季骞先生学习二胡,13岁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师从王乙先生,19岁跳级入上海音乐学院本科民乐系,1978年调入上海民族乐团。闵惠芬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音协副主席、上海音协副主席。她也是中共十五大代表。

青年才俊不断涌现,二胡也从如泣如诉发展到纵横驰骋了,但如闵老师这般能脑溢血在仁济医院去世,享年69岁。上海民乐团团长王甫建的话,代表了所有人对闵惠芬的印象, 生活随和大度,技术一丝不苟。

病床旁摆着一把二胡

古筝演奏家罗小慈和闵惠芬一次同台,是参加上海音乐学院附中60周年民乐专场。由于场地少,两人挤在一间化妆室候场,闵惠芬闭目养神。罗小慈试探地问, 我给古筝调音,会不会影响您休息? 闵惠芬哈哈一笑, 乐声不是干扰,是享受。

闵老师随乐团巡演,都像年轻人一样坐大巴、睡硬卧,从来不提要求。 演奏家段皑皑从闵惠芬手中接过上海音乐协会二胡专业委员会会长重任, 闵老师身体不好,但她一直为二胡发展奔走,推动各界关注二胡、关注民乐。需要她出席的场合,就算身体不舒服,她也从不推辞。

闵惠芬对于每次演出都像次登台般一丝不苟。演奏《长城随想》,她甚至背了总谱,令罗小慈印象深刻, 不仅是二胡部分,她对每个声部都非常熟悉。演奏扬琴、古筝伴奏小作品,她同样对每个声部倒背如流,这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 王甫建深有同感, 很多人演奏过《长城随想》,对此曲极为熟悉,演奏起来几乎毫无技术负担,甚至表示不用排练就可以演,但正因为太熟,多了点随意和油滑,许多细节都被忽略掉了。可是同样非常熟悉这首乐曲的闵老师却不是这样。 王甫建惊讶地发现,每次演出前,闵老师都会准时来到排练厅,完整地排练将要演出的乐曲部分。

1981年,艺术顶峰期的闵惠芬不幸身患癌症,历经数次大手术和十多次化疗。休养期间,她没忘了二胡。段皑皑去看望闵惠芬,被病床旁的二胡惊倒了。浙江歌舞剧院民乐团首席许奕,1977年拜闵惠芬为师,师生情持续至今, 闵老师在病床上行动不便,但喜欢听我们拉,指点我们。只要说起二胡,她马上变得中气十足。

在民乐学习者眼中,闵惠芬是一个偶像、一个里程碑式人物,演奏气场大,但她指导青年人却不遗余力。2001年,罗小慈进入上海民族乐团,次随闵老师去外地巡演, 她细心到提醒我们处理好演奏气息,注意演出服款式。 闵惠芬指导许奕拉二胡,乐谱间密密麻麻写满批点和提醒, 拉《洪湖主题随想曲》,她说速度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要想象主人公韩英柔中带刚的性格,乐符一下变得形象了。 2013年 金钟奖 上海获奖选手(二胡)汇报音乐会,闵惠芬招呼许奕一起去看, 多关注年轻人在拉什么 。

二胡拉出我第二条生命

闵老师常说,民乐创作,除了作品还是作品。作品是演奏家发展的生命线,要有创新、有自己的审美。每个音乐学院的毕业生都已经解决了技术,因此不要拘泥于某个音符和乐句,要追求情怀与气度。 这是闵惠芬对罗小慈的鼓励,也是她践行一生的艺术宣言。

闵惠芬生于江苏宜兴,8岁随父亲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手机捕鱼电玩城公司
建筑钢材报价
usb2.0HUB芯片批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